关在地下室被震动棒折磨/绑着抽鞭调教/电击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关在地下室被震动棒折磨/绑着抽鞭调教/电击

      蓝舵摁断电话,摇头,“对方说没解药,但是有限制,药效过了就行,说白了就是个短期性药。”
    季杜嘲讽的看着郑毅,“就这短期药,你还想让小母狗一辈子听你的话?你不会是被骗了吧?”
    他摁着脖子上的伤口瞪了他一眼,不做声的低下头抹药。
    对面的许辛翘着二郎腿,手中转着刀子,啪的放平在桌面上。
    “从现在开始,立个规矩,小母狗是我们五个人的,谁要敢想私有,那就直接踢出局,不准再操她一下,有意见吗?”
    “那这得看郑毅啊,他要是不同意,咱们四个得把他给逼走是不是?”
    郑毅直接踹了一下桌子,整个桌面上的东西都晃动起来。
    “老子就想占有她怎么了!是我给她破的处,我现在就想让她成为我的人,你们有什么意见!”
    谭岚大步走过来,揪起他的衣领往上提起,相视怒瞪。
    “别以为你给她破了处,你就有资格说出这种话,我告诉你,最没资格的人是你!你他妈先对我们提出来的强奸她,我们也都同意了,凭什么现在你说就得听你的!”
    郑毅抬手想给他一拳。
    “你现在想打架,证明你也不会同意刚才的提案了,那就直接把你撵走,看看你一个人多有能耐,能从我们四个人的手下把云苏苏带走!”
    那只拳头在距离他脑袋几厘米地方停住。
    郑毅气笑了。
    “都想跟我作对是吧?”
    “你自己嘴里好意思说出这种话?”
    他拍着桌子怒气腾腾的起身,转身往卧室走。
    推开门,却没看到卧室里的人,空荡荡的大床只有掀开的被子。
    “她人呢!”
    一声爆吼穿透走廊穿过声来,谭岚坐在他的凳子上,悠然的翘起二郎腿。
    “当然是在你找不到的地方。”
    阴冷潮湿的地下室,一股浓浓的发霉味扑面而来,四处铁墙之间,回音不断,一阵阵的呻吟声环绕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中。
    空中悬吊着绳索,把她的身子绑成大字的形状,双手双脚张开,阴道中还插着一个震动棒在不停的发抖。
    她睁开困意的眼睛,眼前模糊的黑暗光线,忍受不了下面震动棒的折磨,泄了一波又一波,双手无力的挣扎,铁链发出声响。
    云苏苏低着头,嗯呀的哭出来,嘴中低声的喊叫着。
    “主人……主人,主人。”
    身下冰凉的东西,不是来自她想要的肉棒,只是一个毫无感情的机械。
    没有阳光和钟表的房间,她被震动棒插了一个晚上,一直到它没电自己停下,淫水已经在地上滴成了一滩,身子累的疲惫不堪,再也没力气喊一声主人。
    地下室的门被拉开,里面的人栽了头睡得很熟,早已没电的按摩棒还夹在她两腿之间。
    许辛打开一旁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了电击乳夹,走过去拔掉她奶头上的穿刺铃铛,夹了上去,拍着她的脸。
    “小母狗,该醒了,睡懒觉可不是个好习惯。”
    脸颊被拍了两巴掌后,便迷糊着醒了过来,身下燥热难耐,看到面前四个人,抖动着链子叫了出来。
    “主人,主人嗯,我要主人。”
    “你主人是谁?”
    “郑毅……嗯郑毅主人。”
    他眉头一挑,“看样子药效还没过啊。”
    “那今天得好好调教你了,让你不敢再叫他的名字。”
    季杜从架子上取下黑色的长鞭,在空中甩了两下,穿透空气发出刺响声,走到她的身边面前,用鞭子挑起她的下巴问。
    “你主人是谁?”
    “郑毅嗯……”
    他嘴角一撇,扬起手中的黑鞭,穿透空气,往她身上抽落。
    “啊!”
    白玉的身子,胸前立马被抽出一道血红色的痕迹。
    “你主人是谁?”他接着问。
    云苏苏被抽哭,“郑毅,郑毅啊。”
    ‘唰’
    一鞭,从她左边的肩膀上抽落下,与刚才的痕迹成了对称。
    “好痛,好痛!”她疼痛的扯动着手腕上的链子,踢着双腿,链子甩动着铃铃作响。
    许辛摁动了她乳夹上的开关,微小的电流从乳尖传遍全身,麻木的电着她敏感的地方,云苏苏痛苦的尖叫着,双手挣扎的更厉害了。
    “好痛,好痛啊!放过我呜呜呜,我好痛,主人救救我,救救我!”
    季杜不悦的眯起眼,这次甩下的鞭子更重了,腹部一道血淋淋的痕迹,阴道里的按摩棒直接被抽了出来,掉在地上,绝望的哭声撕嚎着。
    “你主人是谁?”
    “郑毅,郑毅主人,救救我呜啊!”
    “我看你还是没认识到自己错误!”
    穿透空气砸落在她的肩膀上,踢着双脚,铁链将她的身子越收越紧,乳头已经被电红了,流不出一滴奶水。
    谭岚靠着墙,起身重新拿了个震动棒,打开走去她的身边,抓起她的头发让她抬起头直视自己的眼睛。
    “从现在开始,你要敢从你的嘴里说一句郑毅的名字,就挨上一鞭,只要听话就不会打你,不听话就把你往死里打!”
    他一边狠说着,一边将震动棒捅进她的阴道里,打开开关。
    弯曲扭转粗大的震动棒在她阴道里振动起来,干燥的穴里嫩肉被拧的不像话,疼痛的脸上表情变得狰狞,她扬起脖子痛苦尖叫着。
    “你主人是谁,说!”
    “啊救命,救命!救救我呜呜啊!”
    谭岚抓着她的头发,“我让你说!听不懂吗!”
    她破涕大哭,头皮被扯的快烂掉,眼泪和鼻涕混合在一起,“郑毅,是郑毅主人呜。”
    “呵,很好,你好得很啊!”
    他朝着后面伸出手,季杜把鞭子递给他,松开她的头发,狞恶的往她奶子上抽去,乳夹直接被抽掉了一个。
    “啊!”
    血肉绽开,往肚子上流着,白嫩的皮肤被抽的看不出原型。
    “我再问你一遍,你主人是谁!”
    空荡的地下室回荡着暴怒的吼声。
    她大概是终于知道错哪里了,拼命摇着头,连身子中的药,也抵挡不了她求生的意识,抽抽噎噎的大哭。
    谭岚用皮鞭挑起她的下巴,“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叫我的名字!”
    “呜……呜啊饶了我,饶了我,好痛呜呜。”
    他咬着牙,“叫我的名字,谭岚,快叫!”
    “谭,谭岚,谭岚……呜呜好痛,你放过我呜。”
    記住首發網阯HаiτаΝGsんひωひ(海棠書屋).℃OM
    --

关在地下室被震动棒折磨/绑着抽鞭调教/电击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