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着怎么调教/当众帮他口/深喉吞精/奴被扇脸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学着怎么调教/当众帮他口/深喉吞精/奴被扇脸

      “东西可给你了,理所应当,帮我调教一下。”
    他低头看着趴在自己脚边的奴,冷笑声,“滚过去,跪着。”
    收到命令的奴却没反应,继续往他裤腿上蹭,越来越往上,攀上他的大腿,奶子挤在一块,过分娇滴的声音,“人家说的,是用你的身子调教,可不是命令。”
    “你太脏了。”
    他一脚嫌弃的踢开她,措不及防的磕到后面的茶几上。
    对面的男人看了他一眼,“虽说这奴不值钱,但你是不是太不守诚信了,拿了东西就过河拆桥,真叫人失望啊。”
    “你的奴不听我的话,我有什么办法,变着法子想勾引我,这不也是你故意吩咐她的吗?”
    郑毅往嘴里灌着啤酒,剩了半杯扔下,“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好调教的了,走了。”
    “唉。”
    他伸出腿拦住他的去处,“那你把东西给我啊,说好的给我调教她,你没调教就走,这东西也得还给我吧。”
    郑毅压低眼皮,不悦的神色看着对面带狼皮面具的男人。
    “呦,什么东西啊,得麻烦郑毅过来亲自调教?”
    几声脚步声,他回头看去,见他们竟然都在这里,最后走过来的蓝舵手里,还牵着云苏苏。
    反倒是松了口气,“怎么出来玩也不跟我说一声。”
    “你昨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背着我们出来玩,应该是你说一声才对吧。”
    许辛看着跪在地上的人,一脚踩上她的背压下去,嘲讽道,“你这奴品相不好啊,脸色蜡黄,瘦骨如柴,一看就是饿着了,怕是惩罚的时候故意不给饭吃吧?”
    对面的男人撑着头,“看样子你们倒是个调教高手啊,那不如你们给我调教一下?”
    “嗤,你算个什么东西。”
    郑毅看着云苏苏,冲她招手,“爬过来。”
    她颤着发抖的身子,蓝舵松开了脖子上的绳子,很明显的意思,慢慢爬了过去。
    “不是想让我给你调教奴吗?那就给我好好看看我是怎么调教的。”
    他靠在沙发上等着她爬过来,命令着,“服侍我。”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他口,云苏苏不想,可她一旦拒绝的下场会很惨。
    脸凑近他的胯下,解开皮带,用牙齿小心翼翼的拉下拉链和内裤,弹跳出半软的巨物扇在她的脸上。
    小嘴张口含住了他的龟头,舌头绕着马眼不停的吸着,张大嘴巴顶着喉咙往下压低。
    他撑着头,看着她逐渐难受的表情,嘴里的肉棒已经硬起来了。
    “再深点,往下压。”
    云苏苏硬着头皮紧闭双眼,狠心往下压去,即便窒息的她也不退缩,憋着一口气直接将肉棒捅进了食管中,连喉咙中都能看出有些凸起的痕迹。
    “呕…”
    “继续,再往下压。”他毫不留情的命令。
    眼泪被逼了出来,嘴角撕裂张大,拼命往下面含,整张脸都埋在他扎人的耻毛处,来回晃着脑袋撸动,每一次压低都捅向自己喉咙的最深处。
    对面的男人似乎看的有些愣神,这么看着她的侧脸,好像是把整个东西都给吃进喉咙里了,这深喉得该多爽。
    郑毅提起她的头发狠狠往下压,穿透喉咙的刺激,嗓子夹紧的爽快,快把他理智逼疯了。
    “嘶…母狗嘴巴又进步了,还不快点!”
    她努力的抬起头又往下压,来来回回的动作反复越来越快,把自己当成了口交的飞机杯,呜咽着忍着呕吐的欲望加快速度用嘴巴帮他撸出来。
    脑袋一上一下像个打桩机似的,他的自制力可没这么差,舒服的往后一躺,顺便欣赏着对面男人的表情,直勾勾的看着他的母狗。
    许辛下身发硬,随手拉了一个凳子坐下看着跪在地上那只奴,踢了题她垂下来的奶子,“你这只奴会口不会。”
    她害怕的转头看着他,呜呜摇头。
    “呵,我可没让你给我口,去瞧瞧你的主人都硬了,还不赶紧过去服侍他。”
    她转头小心翼翼的他,男人厉眼看着她,“过来!”
    爬到他面前,已经忍无可忍的抓起她的头发,解开裤子,把硬起来的鸡巴塞进她的嘴里警告。
    “给我表现好点!我平时可没少让你给我口,再不让我爽,今天抽死你!”
    不给她呼吸的机会,鸡巴往她嘴里捅,摁着她的脑袋就往下压,穿透宽松的喉咙顶进食管,眼睁睁看着她神色狰狞翻起了白眼,呜呜的张大嘴巴似乎是在求救。
    “你舌头死了吗?给我舔!看了那么久还不知道怎么深喉?吞下去!”
    她狰狞的马上就要呼吸不过来了,求救的抓住他的裤子想拼命抬起头,呕的直反胃,捶打着他的大腿,弄的男人相当不爽!
    拽着她的头发拉起来,抬手就是一个巴掌。
    “妈的,老子真是给你脸了!”
    郑毅哼的一笑,“你这调教的不行啊,塞回娘胎重造吧。”
    她脸被扇的高高肿起,呜呜的发出低吟的哭泣声。
    郑毅可没心思陪着再玩下去,拍着云苏苏的脑袋,“再快点。”
    她眼泪刺激的往下掉,脑袋往下压的肉棒快顶破了喉咙,实在坚持不住了,郑毅提起她的头发拉起来下压,来来回回尽百次,浓浓的精液射进她的嘴里,一滴不剩的全部吞下。
    终于得到呼吸的人急促的大口大口喘气,舔着他的龟头,沙哑了声音,“谢谢主人……赏赐的精液。”
    他满意的勾起唇,看着对面的人把硬起来的东西重新塞进裤裆里,提上裤子,弯腰打横抱起跪在地上的人,“我就没时间在这给你做无用的调教了,自己的奴都调教不好,扔了算了。”
    他转身就走,云苏苏躺在他的怀里咳嗽,谭岚伸手把她从郑毅怀里抢了过来,给她拍着背,看他神色不满的看着自己,“你拿了他什么东西?”
    “好东西呗。”
    季杜大步上前对他警告着,“郑毅,你这次用小母狗解围这事就算了,但你那东西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实交出来。”
    许辛抓住他的后衣领,在他耳边压低声音,“到底是什么东西!别逼我们动手。”
    郑毅眯起了眼睛,弯起胳膊肘往他身上撞去,“别碰我,东西是我拿到的,跟你们什么屁事都没!”
    記住首發網阯HаiτаΝGsんひωひ(海棠書屋).℃OM
    --

学着怎么调教/当众帮他口/深喉吞精/奴被扇脸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