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晨尿/舔脚调教/压在餐桌上操/内射/扇奶/凌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喝晨尿/舔脚调教/压在餐桌上操/内射/扇奶/凌

      她的脸肿了一天,不小心咬到许辛后,他就变得异常暴躁,像是把她当成了一个出气筒,想着办法虐玩她。
    趴在笼子里还没睡醒,就被他给踹醒。
    “母狗,爬过来!老子的晨尿赏你。”
    晕乎着脑袋,她不敢反抗,跌跌撞撞的撑着手臂起身爬了过去。
    许辛姿势慵懒的靠在床头,她叫艰难不已的爬上来,跪在胯下,解开他的裤子,他不满的皱了眉头。
    “速度快点!磨磨唧唧的。”
    “是…”
    含住了腥味的肉棒,昨天没有洗澡,她尝多了没什么反应,紧紧含住,生怕漏出来一滴。
    “全都给我咽下去,你要是敢流出来,今天的脸也给你扇歪!”
    她拼命点头,嘴中射出一阵激流,喉咙不停的吞咽着,呼吸的时间都没有,她怕死了被扇时的疼痛。
    许辛舒服的半眯着眼睛,见她吞咽完后舔干净了肉棒,憋红的脸不敢任何委屈的跪在那里等着吩咐。
    许辛冷笑了,“爬过来,给我服侍洗澡。”
    “是。”
    吃饭的时候让她跪倒他脚边,今天没给她精液,时不时的把脚伸到她嘴边让她舔,她舔的口水都没了,脚趾往她喉咙里顶,差点没让她窒息,担心牙齿又剐蹭上他的脚,急忙张大嘴巴。
    谭岚看他兴奋的模样制止道,“行了,让她好好吃饭,不然玩着玩着就晕了。”
    他却十分不屑的耻笑一声,“反正是用来玩的,晕不晕倒又
    記住首發網阯HаiτаΝGsんひωひ(海棠書屋).℃OM有什么关系,晕了接着操,母狗就应该好好的调教,不然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呢!”
    看着她被自己脚趾呛到涨红的脸色,脚上的动作越发兴奋,往她喉咙里戳了又戳,“是吧,小母狗?”
    笑意逐渐变得狰狞,她眼泪都被挤了出来,马上就快呼吸不过来了,求饶的想往后退,呕着声音摇头。
    郑毅直接扔下筷子走了过来,拉住云苏苏的头发往后拽,终于得到空气,可以自由呼吸的人,拼命的咳嗽,许辛不愉快的眯起了眼睛。
    “你想干嘛?”
    “这句话不也是我问你才对,你他妈想做什么?”
    “呵,我调教母狗怎么了,难不成就只允许你一个人调教?还是说你看见我玩她,你不爽吃醋了?”
    剩下的三个人撑着脑袋在桌子上,含笑着看戏。
    郑毅揪着她的头发,把她拽起来摁在了桌子上,拍了一巴掌她的屁股,“给我撅起来!”
    她急忙照做,看着桌子上香喷喷的饭菜,味蕾怎么也忍不住,与她吃的拿着几块大肉和青菜,几乎就是猪食的相比,只要不让她饿死就行了。
    身后的肉棒毫无征兆的捅了进来,她抓着桌边嗯呀一声,肉棒进来了半寸,缓缓在她体内硬了起来。
    郑毅按着她的脑袋脸,整个都趴在了桌面上变形,冷视着许辛,“老子可不调教,拿来操的东西,谁他妈会吃醋。”
    整个奶子在桌面上被挤压扁了,她张大嘴巴仓促的呼吸,被操弄得连带着桌子都摇晃起来,咬着下唇,本想憋住叫声,被后面的人又提起头发。
    “叫出来!被老子操的不爽吗?大鸡巴捅你捅的舒服不舒服!”
    “啊……舒服嗯,主人好大,好棒……额大鸡巴…好厉害,啊被捅坏了,呜呜好大,太大了……”
    她叫的哭哭啼啼,整个人被操的神志不清,呼吸错乱的呜咽。
    嘴边突然就递来了一块牛排,季杜好笑的拿着叉子,往她嘴里放,看她渴求贪恋的眼神,急忙咬住那块肉在嘴中含糊不清地咀嚼着,像是几辈子没吃过饭一样,狼吞虎咽。
    “呜谢谢主人……额谢谢主人。”
    “呵,可怜的小母狗。”
    许辛舔着后槽牙,“你这可是光明正大的给我抢人了,我调教的好好的,凭什么你一来就得操她?拔出来,老子想操。”
    “你算个什么东西!”
    郑毅恶狠狠的抓着她的头发,迫使她淫荡不堪的脸看向许辛,“来,跟他说说你下面骚逼里插的是谁的肉棒,嗯?”
    “呜……呜郑毅主人……是郑毅主人的大肉棒。”
    “那你想让他操你吗?”
    这次她只敢哭,再也不敢说话了,生怕说错什么话,许辛就会冷笑着脸走过来给她一巴掌。
    他们僵持不下,郑毅顶的她越发用力,里面夹紧着他的肉棒,爽的不能自拔,狠狠地往里戳,操的她奶子在空中乱晃。
    “说啊!”
    许辛扇在了她淫荡的奶子上,“想不想让我操你?嗯?”
    她说哪个都会让惹其中一个生气,咬着下唇被顶的呻吟声含糊不清。
    “不想让我操?”他声音冷的让人发颤。
    “呜……不,不是。”
    郑毅直接张口咬在她的肩膀上,“贱货!下面夹着我的肉棒,还想让别的人操,你他妈浪荡的不知道自己是个母狗了是吧?今天操不死你!”
    肉棒直顶花心,捅的子宫口撑大,尖叫着颤抖身子,泄了他整个肉棒。
    郑毅爽的理智崩塌,摁着她的脑袋狠狠地磕在了桌子上,“操不死你骚货!妈的把你烂穴捅死,让你浪,把你骚逼给捅烂!”
    她脑袋被磕晕,奄奄一息的倒在桌子上,发出无力的呻吟,整张桌子都在晃,下面操的她好痛,直到最后等他射出来,她都在昏死边缘挣扎。
    郑毅拔了出来,精液顺着大腿根源源不断地往下流着,没有他将她摁在桌子上的力气,云苏苏腿软的跪了下去,倒在了地上。
    周围忽然响起凳子挪动的声音,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看,几个男人已经全部朝她走了过来,不出意外,把她抓起来,准备接着操。
    “不要……不要。”
    她痛苦的摇着头求饶,双手双脚并用的想爬离这里,蓝舵蹲在她的身后,抓住了她细嫩的脚腕往后拉,微微一笑。
    “我们下面可都硬了,你可没资格不给操。”
    她绝望的抓住地板上的地毯,整个身子向后被拖去,尖叫声刺耳的大哭,崩溃的被男人压在身下,进行新的一轮凌虐。
    --

喝晨尿/舔脚调教/压在餐桌上操/内射/扇奶/凌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