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隔着窗帘深喉/吞精/轮流喝尿/内射尿/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在医院隔着窗帘深喉/吞精/轮流喝尿/内射尿/

      昨天冲了个凉水澡,果不其然感冒了,跪了一个晚上,膝盖红肿,脸颊红彤彤晕在地上,张着唇奄奄一息的呼吸着。
    半夜郑毅被她倒底声惊醒,看到这副状况,想也没想,急忙用大衣裹着她从地上抱起来,踹了一脚许辛。
    几个人匆忙醒过来,拿着车钥匙开去市中心的医院。
    半个小时的检查,是普通的发烧,她困的厉害,烧的昏睡过去了。
    五个人忧心忡忡的在病房里,各自表情不满的瞪着对方。
    “谁让她用凉水洗澡的?她抵抗力能好到哪去?”
    “我怎么知道谁让洗的,洗的时候不也全都同意没吭声吗?现在准备秋后算账,是不是太晚了点?”
    “以后别让她碰凉的就行了!等着她醒过来再说。”
    五个人在病房中守了一夜,靠着沙发,眯着眼睛,昏昏欲睡的休息了半个小时,被护士的查房声惊醒过来。
    高烧已经退了,还伴随着一点的低烧。
    被一阵瘙痒的抚摸惊醒,云苏苏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躺在床上,目光所至郑毅在她胸前揉来揉去的大手,惊吓的想要跪起来。
    “对,对不起主人,母狗不是故意睡着的。”
    “行了!躺那,烧好不容易才退,别再给我找麻烦了。”
    剩下的几个人斜倒在一侧的沙发上,困的不行,眯着眼睛看她,云苏苏被吓出冷汗,看到自己手背上的输液管,恍惚了好半天,才发现自己在医院里。
    他憋着一肚子火气,身侧的病床旁是个窗帘,另一头是急诊科医生的办公室,暂时应该不会被发现。
    郑毅抓住了她的头发抬起来,低头低声道,“帮我口出来,为了等你醒过来,老子可是一晚上没睡,憋久了可是会出问题的。”
    她可没拒绝的权利,趴在了床边,两只手小心翼翼的解开他的裤子。
    坐在沙发上的几个人眼睛瞪直往窗帘后面看了一眼,还没人进来。
    许辛走过去喂了一声,“这可是急诊科室的病房!”
    “病房怎么了?老子就是要操她的小嘴,随时随地都得张大嘴巴给我操。”
    他眯起了眼睛,“呵,你倒是不怕有人进来,那我们也不怕了,隔着一张窗帘不能出声还挺刺激的是吧?”
    郑毅笑着没说话,舒服地靠在身后的椅子背上,那张小嘴已经含住了他的龟头,灵活的舌头快速舔舐着往喉咙里压,熟练的口技让许辛看的身下发痒。
    其余的人被这一幕场景给清醒了大半,谁不想操她的小嘴?更何况是忍了一个晚上没睡,兽性大发。
    郑毅揉着她的脑袋夸奖,“口技不错,又进步了,往下压,用喉咙夹住。”
    “唔。”
    她急忙点头照做,张大嘴巴,龟头往喉咙中压去,整个半个肉棒都塞进了食管里,眼角被逼出来了生理盐水,另一只没输液的手揉着他的冰凉的卵蛋,整张脸埋进了他浓密扎人的耻毛中。
    许辛蠢蠢欲动也有些忍不住,把她的身子翻倒出来,跪在床上,用被子盖住她的身子,只露出来了屁股,拉开裤子,撸硬鸡巴。
    门口忽然传来了动静,谭岚撇了一眼,见到两个护士走了进来,好笑的看着窗帘另一头人的反应。
    郑毅睁开了眼睛,敏锐的听觉听到了她们的交谈声,感觉到的她速度放慢了。
    低头趴在她的耳边说,“母狗,再不快点我直接拿你嘴开操了,到时候听到声音让她们过来看,你来一个现场表演,怎么样?就演一下怎么被操的爽,母狗是怎么叫的。”
    “呜……”
    她小声的呜咽祈求,身后的许辛突然将坚硬的肉棒塞进了她干燥的阴道里,痛得她抓紧床单。
    郑毅看的好笑,揉着她的发顶,低声道,“那还不快点赶紧让我射出来,不然我可就让你来个现场的活春宫表演。”
    云苏苏卖力的吞吐着肉棒,僵v硬的嘴巴都快脱臼了,强忍着呕吐的不适,一次次闷头深喉,都恨不得把他的肉棒给咽下去,舌头剐蹭着上面暴露的青筋和缝隙。
    郑毅眯起了眼睛,一服挑衅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那几个人,他们早就急不可耐的想过来了,只可以碍于窗帘后面,病床旁边的位置小,要是全都过去,肯定会引起注意。
    那两个护士在交谈着几个病人的情况,正经有序的声音下,掩埋着她吞吐肉棒的口水声。
    许辛轻轻往里塞,再抽出来,尽量不发出声音,可这骚逼也夹的太紧了,特别是现在,根本没办法放松下来,淫水倒是流的越来越多。
    她晕晕乎乎的吞咽,不知道过了多久,嘴里的口水都快没了,突然郑毅摁住了她的脑袋,抓住头发上下提起操弄,发了疯的将肉棒顶在她食管里,冲破喉咙的往里塞,她差一点发出呕心的尖叫。
    几十下后,大量的精液喷射在喉咙中,猝不及防的咽下,被呛得咳嗽起来,急忙憋红了脸止住。
    那边护士交谈的声音果然顿住了,投来关心的问道,“病人还好吗?再量一下体温吧,如果没事的话最后输一瓶水就可以出院了。”
    郑毅嘴角勾起了笑,等她吞完精液,肉棒往里塞了又塞,低下头道,“接好了,给你润润嗓子。”
    从喉咙喷射出骚味的尿液,云苏苏瞪大眼睛,急忙吞咽下。
    季杜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对那即将走过来的护士说道,“待会儿我们会给她量体温,不用担心,这瓶输液还没结束。”
    护士止住了脚步,点头,“那好,有什么事叫我就好。”
    交谈声还在继续,她却不敢被呛到,将那憋了一晚上的晨尿全部咽下肚,骚味弥漫在鼻尖,许辛都闻到了,发狠的肉棒往她子宫一顶。
    简直就是折磨,窗帘那头的脚步声已经走了出去,她吞完最后一口尿液,红呛着脸咳嗽了起来,嘴里弥漫的都是尿骚味。
    郑毅撑着脑袋笑了,揉了揉她的脑袋,“母狗表现的不错,回去给你吃精液拌饭。”
    她跪在床上低头,沙哑的嗓子震着声带,“谢谢主人……赏赐。”
    “真乖。”
    许辛继续在她屁股后面操着,坐在沙发上的三个人可纷纷走了过来,操她是来不及了,这瓶输液也该结束了,但是尿在她嘴里的时间还是绰绰有余。
    一人在她嘴里放尿了一次,她肚子里都被尿液喝的撑大了,撅屁股给许辛射精,跪在床上含泪磕头,“谢谢主人们赏赐的尿。”
    许辛用力往里操了几十下后终于射进去,摸着她鼓起的肚子,啧啧,“母狗这肚子不行啊!我还有一泡尿呢,给我接好了,可不准流出来啊,不然待会护士过来查房,发现你尿在床上怎么办?”
    他一边说着一边笑,身下开始放尿,激烈的尿柱,打在刚才射进去的精液混为一体,全部冲进她的子宫里冲刷。
    云苏苏闷哼着红了脸,小心翼翼的呻吟一声,“啊嗯……谢谢主人赏给母狗的精液和尿。”
    記住首發網阯HаiτаΝGsんひωひ(海棠書屋).℃OM
    --

在医院隔着窗帘深喉/吞精/轮流喝尿/内射尿/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