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精吃下/用服侍主人搓背/在水中被围着CX/拔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扣精吃下/用服侍主人搓背/在水中被围着CX/拔

      昨天在公车上的兽x大发,回到别墅后,他们摁着她在床上做了一个晚上,满身s遍了jingye,一直到天蒙蒙亮才终于结束。
    最后累瘫在床上怎么也爬不起来,xia0x里面鼓鼓囊囊装了不少的jingye,嘴巴里面也不知道吞了多少,她跪在地上被他们拉着脖子上的项圈爬去了浴室房。
    浴缸像个温泉池子陷在地面里,放满了温热的水,几个人踏了进去,她跪在一庞要抠挖出来自己身下的jingye才行,必须要吃掉,五个人一边泡着,看着她y1ngdang的动作,各自身下的roubang又高高杵直起来。
    yuwang恨不得埋在她身上而si。
    shej1n去的太多,她费了好大劲的力气才终于挖了出来,红肿的x一碰都不敢碰,跪在地上把jingyet1ang净。
    许辛朝她招了招手,立马像个小狗一样跑了过去。
    他把沐浴露挤在了她的nzi上,拍打着她的nzi,“去,用你的nzi给我们搓搓背,拿着沐浴露,没泡沫了就挤,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主人。”
    她用手掌心在nzi上搓开沐浴露的泡沫,然后跪在他的身后,用手托着nzi下面,挺直腰杆,一上一下的搓着。
    柔neng的nzi别提有多舒服了,特别是y起来的rt0u,剐蹭在他的背上又痒又忍不住想去捏爆它!
    敏感的rt0u剐蹭着n水也流了下来,她羞耻的低着头不敢看,只能将满是泡沫的nzi全部蹭在他的背上,呼x1沉重嗯呀的问道。
    “主人,是这样吗?嗯……母狗搓的您舒服吗?”
    被调教的一手好嘴,许辛都恨不得把她给压在身下狠狠折磨。
    “c,也就你这种sao母狗能这么听话了,把你nzi伸过来让老子掐。”
    她听话的托起nzi递过去,“请主人轻点掐。”
    他二话不说掐住肥沃的大n,大手几乎都握不住,从指缝溺出来白花花的nzi,鼓胀的nzi几乎真的快被掐爆。
    “啊……主人轻点啊,母狗疼,呜n水流出来了,呜呜主人慢点掐。”
    她疼得眼泪哗啦啦的往下落,身上却一点也不敢反抗。
    “妈的saonzi,发情了是吧!”
    一旁的蓝舵看的心痒,“行了你,这不是你提出来的玩法吗,我们都还没玩呢,先放过她,等会再掐。”
    许辛咬着牙,总算是松了手,却憋了一肚子的yuwang。
    她跪在地上继续搓,挤着沐浴露往自己的身上倒,全部搓成了泡沫后,再托着nzi去搓他的后背,手法从生涩到熟练,柔软的nzi一圈下来几乎都搓红了,n水也不知道流了多少,夹杂着沐浴露泡沫一块搓了上去。
    一整晚没睡,她跪在地上一边挺动着双n,一边昏昏yu睡,实在是太困了,可她刚刚挑起他们的yuwang,怕是不来一发,是不会让她睡觉。
    最后一个轮到郑毅,她已经困的要睡着了。
    用力栽下头的那一刻,他突然握住她的胳膊,猛地往水里拉去。
    ‘砰’的一声,水花四溅在周围,迷了许辛的眼睛。
    “咳咳咳!”
    云苏苏从水中浮出来头,整个头发sh漉漉的搭在肩膀上,被水呛得直咳嗽,身子被郑毅抱住,她的双腿被强制分开。迎接的是那根火热的roubang,顶着下面的水cha了进来。
    “啊!”
    疼痛仰起了头,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x被roubangcha入,也带动了那些水钻了进来,每一次的ch0uchaa都有不少水钻进yda0里,虽然不再那么g燥,可肚子r0u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
    “主人,嗯主人,慢点啊……下面好多水,进来了……啊水进到saob里了。”
    许辛恶狠狠的咬牙,“我靠,郑毅没你这么玩的,怎么说也得按顺序来,要cha也得是我先cha她啊!”
    郑毅挑衅的看了他一眼,“cha她可不分顺序。”
    他磨了磨牙,“那行呗,我cha她后面!反正我可是憋了很久了,今天我必须s出来!”
    另一旁的三个人可都有默契的皱了眉。
    也不管了,全都挤到了她的身边,手中握了两个roubang,可苦了最后剩下的谭岚没地方cha她了。
    这张小嘴也不好cha,总不能把她头埋在水里帮他口,那样怕是会呛si她。
    “你们快点,我还等着呢。”
    没办法,只能抓着她的nzi过过瘾了。
    身下两个洞被顶开,有了水的润滑,两根roubang一起cha倒没有那么痛苦了,可即便如此,那些水全都涌到自己的肚子里,胀痛的跟憋尿一样难受。
    云苏苏仰起头苦叫,“主人们慢点……嗯慢点,肚子里好多水,好胀,要chasi了,啊……si了,要si了啊!”
    她经受不住那么多水一起涌进来,眼泪不断的往下掉,郑毅咬着牙速度却不减慢。
    “chasi你,chasi你!夹的这么紧不就想让我弄si你吗?装什么清纯贱货,你就是个sao浪的母狗!”
    她听多了侮辱的语言也变麻木,眼眶哭红的都是红血丝,一晚没睡哭的厉害,看着他深陷情绪的脸,ch0u噎的上下起伏。
    “呜主人,主人轻点,b里好多水,母狗受不住了,主人可不可以慢一点啊……呜呜。”
    看着她哭惨的小脸,头发sh润的粘在脸颊上狼狈不堪,心中一软,速度果然慢了不少。
    许辛从身后抓住她的nzi,对郑毅嘲讽着,“怎么,小母狗惹得你同情心泛lan了?”
    谭岚挑了挑眉,伸出手把她粘在脸颊上的头发拨开,“啧啧,挺惨倒是真的,一夜没睡了,看看这么困,怕是再来几下就昏过去了。”
    季杜握住她的手在水下快速撸动着自己的roubang,“睡什么睡,不是这母狗先来g引咱们的吗?都是为你y起来的,不s出来别想给我睡!”
    她被c的上下喘不过来气,头搭在了郑毅的肩膀上,整个人神志不清的嗯呀着,身子飘渺的沉重又无力,被肆意摆弄的玩具一样,实在是坚持不住了。
    “呜对不起主人,母狗好困,真的好困啊。”
    “睡什么睡!”
    许辛拽着她的头发往后拉扯,甚至想给她一巴掌清醒一点,手还没落下去,就被郑毅给握住了。
    他眯起了眼睛,身下的动作也停住了,看着她疲惫不堪双眼慢慢掩合上,苍白的唇嗡动着。
    “拔出来,让她睡。”
    许辛眉头一挑,“你认真的?”
    剩余的三个人脸se各有差异,目光纷纷看向他。
    “你说呢?”
    郑毅声音有些冷,从她的身t中ch0u出了roubang,许辛感受到了,也紧随其后的将东西ch0u了出来。
    她整个人被从水中打捞上来,鼓起的腹部仿佛被一只大手给摁下去了,源源不断的水从xia0x中喷涌而出,着实舒服。苯文后續祗在ROǔR0ひщǔっìи更新
    --

扣精吃下/用服侍主人搓背/在水中被围着CX/拔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