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被抓到/磕头求饶/扇脸//折断脚腕/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逃跑被抓到/磕头求饶/扇脸//折断脚腕/

      在她要回家的前三天,n水变少了,他们给她打了止n剂,特意威胁的叮嘱她。
    “你要是敢说出去,知道有什么后果,那些视频我给你爸妈,传到广场中间的电子屏上,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们五个人的小母狗,知道吗?”
    这句话她连晚上做梦都在害怕着发生。
    终于,她能回来了。
    跪的时间长了,走起路来都是摇晃的重心不稳,跌跌撞撞的走回了家,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她妈妈回来。
    过了一个小时,门开了。
    进来的nv人g练的职业装,高高盘起的头发,将大衣和包挂在了衣架上,疲惫不堪的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她,略有倦意的捏了捏眼角。
    “怎么在这坐着?你作业写完了?”
    她低着头,嗯了一声。
    “妈妈……”
    “既然写完了就多看会儿书,我很累了要去睡一觉,先别打扰我,有什么事等我醒了再说。”
    她纠结的握着拳头,神se痛苦,可耳边听到的却只有一声卧室关门的声音。
    坐在沙发上思考了很久,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能说,可不说,谁会帮她,如果说了,又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终于,等她醒后,她鼓足了勇气。
    “妈妈,放假了,我想回去看nn。”
    只当她是想念那两位老人家了,毕竟从小把她养到大,没有犹豫的答应下来。
    “我给你点钱,你自己能回去吗?”
    她眼中燃起了兴奋,点头,“能,我回去过很多次。”
    “那行,明天再去吧。”
    “不,我今天就要回去!”
    离他们远远的,有多远就走多远,别找到她最好,虽然只有一个假期,但是能让她逃离噩梦。
    坐上熟悉的绿皮火车,站在门口感受着跌跌撞撞的速度,她每分每刻都在担心着,紧紧握住扶手。
    直到下车,她才终于松了口气,坐上大巴,往乡下的方向行驶。
    他们一定不会找到她的。
    在一点一点即将迎来希望的光中,她重新燃气对生活的光明。
    当她下车的那一刻,魂飞魄散。
    面前的五个人靠着一辆车,对她扬起了令她恐惧的笑。
    不……怎么会!
    “我们的小母狗想跑去哪里啊?”
    许辛笑眯眯的走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拖在车子的引擎盖上,将她摁了上去,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啊!”
    郑毅拧住她的耳朵,嘲笑的低讽,在她耳边说着,“你大概不知道,你衣服口袋里装的可是有窃听器和定位仪,在你坐火车的时候,我们就开车跟着你走了,没发现吧?”
    她痛的直流眼泪,拼命道歉解释。
    “对不起,对不起呜,我只是想回来看我nn,我不是要逃走的,对不起!”
    “啧啧啧,母狗真不乖,竟然还学会撒谎了,鼻子会变长哦。”
    许辛对其他人试了个眼se,几个人把她给拖进了车里。
    保姆车的空间十分宽敞,五个人都移到了后面,把她摁在地上剥光衣服,跪在他们的身下。
    “不要……放过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是故意要逃走的,对不起。”
    ‘啪!’
    一巴掌扇歪她的左脸,力气大的让她爬到在地,耳鸣嗡嗡作响,嘴角渗出了血迹。
    郑毅只着她一字一句的警告,“一次可以,两次还想给我逃,你是真没把上次的教训放在眼里,我看除了打你没别的能让你长教训了!”
    “对不起……”
    她痛的说出来的话都含糊不清,头发又被拽了起来,眯着眼睛含泪望着他。
    ‘啪!’
    又是一巴掌,扇歪她的右脸,两个脸颊r0u眼可见的红肿,嘴角的血迹流的更加猖狂,她绝望的拉住他的手,吞吞噎噎的ch0u泣。
    “对不起,不要打了……母狗错了,对不起。”
    郑毅是气笑了,许辛拉住他的胳膊,“有点过分了啊,都出血了,别在扇了,你想把她扇si吗?”
    “这种贱货扇si了又能怎样!三番两次挑战我的底线,今天看我不弄si你!”
    云苏苏真的怕了,身子抖动成了筛子,脑袋晕乎乎的摇头,下一秒便被摔在了地上。
    郑毅拉开k链,踹了她一脚,“给我跪起来!磕头道歉,快点的!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了!”
    她急忙照做,忍着疼痛跪下来,额头重重的磕在车的地板上,发出阵阵响声。
    “对不起,对不起,母狗错了,母狗再也不会跑了,求主人放过母狗。”
    “抬头!”
    她刚昂起头,郑毅掐着她红肿疼痛的脸颊张大嘴巴,火热的roubang直接戳进了她的喉咙中,g呕的张大嘴巴,依然si命的往里戳着,不把她当人看。
    身后突然有人搂住她的腰,跪在了地板上。
    蓝舵脱下她的k子,拍着pgu,下手并不轻,每一下pgu上都留着鲜红的巴掌印。
    “pgu不拿来c真是可惜了,本来还想温柔对你呢,好好的偏要跑,今天可不会放过你了。”
    她t0ng着喉咙没办法说话,眼神含泪求救地看着面前的人,郑毅却仍是一脸冷漠,拽着她的头发,像c控一个飞机杯一样,来来回回地舒缓着自己胀痛的roubang。
    季杜解开撕下她的衣服,握住垂下来肥沃的nzi,往上面ch0u了两巴掌,她疼得直闪躲,却又被郑毅控制住。
    “saonzi,区区一个母狗而已,你还敢跑?跑到哪里都能找到你!这是最后一次,下次要是再敢,直接把你的腿给断了!”
    郑毅突然一笑。
    “上次好像也是这么说的,那不如现在就断了她一条腿,长点记x,不然怎么还敢跑。”
    云苏苏睁大眼睛,拼命的唔唔抗拒。
    谁会听她的。
    郑毅看了一眼蓝舵,他挑了挑眉。
    “那就把一只脚腕给弄断吧。”
    说着,他大手放开pgu,移到了左边的脚腕上。
    察觉到力气逐渐收紧,就像世界末日来临一样,不顾所有踢腾着双腿挣脱束缚,唔唔唔的尖叫,惊恐害怕的瞪直了双眼,没有什么事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郑毅控制住她的脑袋,狠狠的往她的喉咙里顶去。
    “母狗给我闭嘴!这都是你自己自作孽的!”
    “唔!!”
    蓝舵要使劲用力了,郑毅提前几秒钟,把自己的东西从她嘴里ch0u了出来。
    ‘咔’
    微小而又清脆的一声,车中爆发出她痛苦绝望的吼叫,火辣辣的断裂疼痛从脚腕蔓延到全身神经,眼泪争先恐后爆发出,狰狞的神se狼狈不堪。苯文后續祗在ROǔR0ひщǔっìи更新
    --

逃跑被抓到/磕头求饶/扇脸//折断脚腕/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