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N涨求主人吸/吃主人的大/学会享受求C//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半夜N涨求主人吸/吃主人的大/学会享受求C//

      夜幕降临。黑se的天空越来越沉,鼻尖有什么东西垂了下来。水珠滴在他的脸上,一gusao气又香甜的味道。
    郑毅拧着眉不耐烦,满眼疲惫的睁开眼睛,只看到面前脸上伸过来一个肥软的nzi,睡意消退了大半,看到云苏苏急不可耐的跪在他的身旁,捧着nzi泪眼汪汪。
    “主人,母狗好难受,nzi好胀,求求主人给母狗x1x1吧,母狗睡不着!求求主人。”
    身下的火气瞬间被点燃,腹中一紧,他转头看着,躺在沙发和另一个床边,其他人全部都睡着了。
    语气不耐烦地瞪着她,“起来!”
    她哭的不chenren样,nzi涨的足足一个巴掌都裹不住,像是可以随时炸掉的皮球,要用手拖着才不那么吃力。
    郑毅起身,抓起她的头发往外走,云苏苏跌跌撞撞的跟上。
    关上门后,来到了客厅,他伸脚一踹,“跪下!”
    被踹到小腿的人自然的跪倒在地上,x前的两个nzi晃的十分厉害。
    “呜呜主人帮帮母狗,求主人了,nzi好胀啊。”
    面前迎来的却是他沉重的一个巴掌,脸被伤歪在左边,右侧的脸蛋直接红肿了起来。
    “贱货!让你影响主人睡觉了吗?区区一个母狗怎么命令我呢,你打扰到我睡觉了知不知道!”
    “呜,母狗,母狗错了,对不起主人,母狗知道错了!”
    她害怕被打,臣服又惊吓的跪在地上磕头,被他又抓起了头发。
    朦胧的黑夜中,只投shej1n来几丝月光,照亮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利刃的双眼划过她的nzi,伸出手拍击了两下,b拍西瓜还要清脆的声音。
    “难受?”他问。
    云苏苏急忙点头,“母狗nzi都是n水呜,胀的要爆炸了,求求主人原谅母狗,给母狗x1一x1吧!”
    郑毅翘起了嘴角,他当然也想,自己一个人独占她。
    “捧着nzi喂我。”
    她连忙照做,把x部挺得高高,小手拖住nzi,挺直腰板把n头送入他的嘴中。
    郑毅一口咬上,那n水像不要钱似的,汹涌的大口大口挤溅在他的嘴里,差点被这么多的n水给呛住。
    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握住她另一半nzi手中夹紧开始往外挤,从n头中喷s而出的一个水柱,喷在空中半米高,挤落在地毯上。
    如此黑暗寂静的环境。只听到他不停吞咽的声音,云苏苏红了脸颊,本来就被打红肿的脸,此刻更加红了,像是染上了一层红晕,又娇羞的低着头嗯呀。
    “主人好bang,母狗好舒服啊,啊好厉害,唔n水都给主人,全都给主人啊。”
    郑毅抬头看了她一眼,那y1ngdang的表情,快让他把她的nzi给掐,又sao又贱,简直生来就是给人出n水的料!
    x1完了这只,另一只也不放过,咕咚咕咚的全部咽在了自己嘴里。
    等那gu涨的nzi终于被x1扁了不少后,才放开,伸手解开了睡衣k子,拍着她的脸,“知道怎么做?”
    她连连点头,“知道唔,母狗要吃主人的大roubang。”
    跪趴下来,伸着头hanzhu他的guit0ux1了x1,像他x1她n头那样,恨不得把里面的jingye也给x1出来,继续伸出舌头熟练的t1an着他的bang身。
    这种事情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她也有各种技巧服侍着他的roubang,灵活的舌头t1an舐着他roubang的每一寸肌肤,舌尖深入到guit0u下面的缝隙中来回t1an舐,口水声像吃bangbang糖那样的美味。
    身后扭捏着pgu各种诱惑,看的郑毅恨不得把她pgu给抓烂!
    索x他坐倒在地毯上,双腿伸在两侧,抚m0着她的脑袋,像是安抚宠物狗一样。
    这种温柔的举动,不知道给她带来了多少暖意,更加激烈的伸出长长的舌头,一边抬头看着他,一边从下到上t1an完整个roubang,又撅起嘴巴往guit0u上亲了又亲。
    g引人的手段到底是在哪学的!
    “妈的,真他妈sao,跟个妓nv一样!”
    她双手撑着地面垂下来的两颗nzi,划过他的roubang,嗯呀的点头,“母狗sao啊,sao母狗只想做主人的妓nv嗯,主人来csaohu0吧,母狗的下面好痒啊,想被主人c唔。”
    “呵。”
    郑毅伸出手戳进她的身下,“哪痒?这里痒?”
    “嗯嗯,好痒好痒,想被主人c。”
    修长的手指顶进x口中,各种剐蹭着里面的nengr0u。
    “那这里是哪里?”
    她娇羞的脸红,t1an着下唇嘴角,“那里是母狗的b,想被主人c的xia0x。”
    腹中瞬间被点燃起一把火,抓着她的双腿,猛地一拉,身下的人瞬间仰躺在地上,敞开大腿门户迎接着已经肿成青紫的roubang。
    郑毅早已红了眼睛,“妈的,saob没roubang活不了是不是,今天就chasi你这浪b,t0ngsi你!”
    不管里面究竟有没有sh润,他胀着guit0u直接往里用力的t0ng进去,又紧又暖和的yda0狠狠咬着他,跟她的小嘴有的一拼,把他拼命的往里x1,b中逐渐泛起sh润。
    云苏苏痛苦又舒服的抓紧身下柔软的地毯,仰头惊呼。
    “啊好大!主人的roubang好大啊,要t0ngsi母狗了,呜母狗的b受不了了啊,好大嗯啊……”
    仰着baineng的脖子,瞪大的眼睛肚中胀的窒息感,下面被cha的好痛,她急忙伸出手握住自己的nzi,拼命r0u着n头想给自己快感,流水就不在那么疼痛了。
    掌握到技巧的她,慢慢不想再学着反抗,而是学着怎么去舒服,既然逃不掉,就要好好沦陷在这q1ngyu中,要怎么舒服怎么来才行。
    郑毅扯着她的y蒂,跪在地上t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整个耳边都是啪啪啪的声音,快感让她蹬直了双腿。
    nzi在自己手中都快被掐爆了,难受的闭着眼睛喘息,“啊主人,cha我,cha母狗的b嗯,啊……好快,好bang啊主人,要chasi母狗了呜。”
    郑毅拉开她的手,放开那两对巨大的nzi,随着ch0uchaa在她身上不断地摇摆,几乎快的成了重影,看的让人痴迷不已。
    “csi你这个贱货!sao母g0ucsi你,saob夹的这么紧,就这么想吃我的jingye?灌你一肚子信不信!c不si你!”
    他疯了一样的往里顶开紧neng的子g0ng口,几乎把人给往si里去c,身下的人没了理智,快的让她话都说不出来,发出的音节都只能是嗯嗯啊啊的叫着。苯文后續祗在ROǔR0ひщǔっìи更新
    --

半夜N涨求主人吸/吃主人的大/学会享受求C//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