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在床上被吸N/扇N/CX/捅菊/吞咽主人的口水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跪在床上被吸N/扇N/CX/捅菊/吞咽主人的口水

      两个巨大的nzi被两张嘴巴hanzhu,拼命的x1shun着源源不断从里面喷s出来的n水,口水声啧啧不绝,可想而知有多好吃。
    “别x1完了,我们还等着喝呢,少喝点!”
    郑毅啵的一声送开了她的nzi,“放心,n水多着呢。一时半会儿x1不完。”
    云苏苏昂起x,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啊主人快点x1一x1,母狗nzi好痒啊,n水又来了,好多呜,好大。”
    郑毅往她一半的nzi上扇去,摇摇晃晃的nzi在自己面前晃动的很有节奏,弹跳的像两个皮球,不断晃悠,g引着他去x1上去。
    他眯起了眼睛,“真贱啊。”
    “嗯啊,主人打的母狗好爽,唔母狗贱nzi想给主人x1,求求主人。”
    她甚至能感受到自己x部逐渐一波又一波鼓起来的n涨,越来越大,几乎快要把她b疯,于是只能拼命的挺起nzi,托着nzi的下面,要多y1ngdang,有多y1ngdang。
    许辛趴在她另一半的nzi上x1,发觉郑毅起身了,于是抬手抓住那一半nzi,猛地挤了一下,一柱激流的n水直接打在了床上,看的让人下腹一阵火气。
    “c,我要x1这贱货的nzi!”
    季杜上前便咬住她的n头,生y的咬了一口,云苏苏昂起头,舒服又痛苦地尖叫着。
    “啊!主人,轻,轻点嗯,母狗n水多,啊x1的好用力,母狗好舒服啊,好舒服!”
    随着他喉结不断上下移动,就知道他x1的有多快了,像是多久没喝过水一样。
    谭岚上前把手放在了她的sa0xue上,中指顶开sa0xue的入口往里cha入,稍稍一碰里面便涌出了不少的yshui。
    “呵,这东西还能让人发情呢,真是个不错的效果,舒服吗?”
    云苏苏不由得撅起pgu,嗯嗯呀呀的点头,“舒服,主人好bang嗯,手指cha的好舒服啊!好bang,啊nzi被x1的也舒服。”
    神se迷离,在q1ngyu的海洋中淹没,使得她慵懒的睁不开眼睛,实在是舒服的要si。
    谭岚中指在她x里ch0uchaa的速度越来越快,看着从她大腿流下来的yshui染sh了床单,流的越来越多,跟那n水有的一拼,发sao的可真厉害。
    索x,他拉下了k子,释放出已经肿成青紫的roubang,一手搂住她的腰,从身后慢慢的cha入到她的下面,然后快速的顶入。
    “啊!”
    她仰起头痛苦又爽快的尖叫,下身的红肿还没好多少,t0ng进去发疼却又被填满的舒服感来回折磨着他。
    “主人好大,啊轻点,母狗受不了嗯……轻点嗯,sa0xue好痛。”
    “痛就给我忍着!saob还夹的挺紧,不就是等着我去c的吗?”
    蓝舵看的下身涨疼,忽然注意到郑毅的表情,看似拧着眉头一副难受的样子,眼神却直gg的看着被叼大nzi的人,那模样就像是被抢了东西似的。
    心中不由的发出了一声冷笑,这可是他亲手造成的,怎么还会有这种表情。
    蓝舵伸出手,下巴捏住云苏苏的脸,在她耳边伸出舌头t1an舐着她的耳朵轮廓,sh润的口水声染sh了她整个耳朵,给她的快感身下的sa0xue直冒水。
    “主人t1an的好舒服,嗯啊,耳朵好痒,母狗好舒服啊。”
    “啊……啊!roubang好大,戳到子g0ng了,主人要戳si母狗了,救救母狗啊,慢点,慢点嘤!”
    谭岚搂住她的腰加快速度,卵蛋拍击在她的ychun上响个不停。
    许辛光是喝n水都喝饱了,“母狗的n水果真不是盖的,又香又甜,瞧瞧还在流,怕是身t里的水都不多了吧。”
    季杜也松开了她的n头,红肿的n头被他给x1红的,伸出手清脆的在她nzi上扇了两巴掌。
    “真浪,瞧瞧这nzi没一会儿就开始发胀,我x1不动了,换一下,我要c她p眼。”
    蓝舵捏着她的n头,低头便含了上去,他还没尝过这n水的美味。
    云苏苏被抱着放倒跪在了床上,sa0xue里还夹着他的roubang,被迫分开大腿,迎接着下一个roubangcha进她的菊x中。
    yshui已经够多了,来回摩擦到菊x上面成了润滑,季杜撸动着roubang,顶进菊x口开始往里塞入。
    毕竟不是天生用来za的地方,还是疼的昂起头张大嘴巴呼救。
    “主人轻点!啊母狗p眼要坏了,轻点,轻点啊!母狗好痛……呜呜,主人!”
    pgu上分别落下了两个人的巴掌,默契的声音让她闭嘴,她绷着嘴巴丝毫不敢说话。
    谭岚在下面ch0uchaa着,季杜的roubang也融合进去了,两个人就隔着一层膜,能够感受到彼此的灼热,默契地来回ch0uchaa,同时顶进去,无论是后面还是前面,都夹得sisi的紧,足以叫人疯狂。
    “c!妈的太紧了,快s出来了。”
    密不透风的菊x,季杜额头上都渗出了层汗水,拍打着她的pgu。
    “saohu0给我松开点,想把我夹断是吗!看我不csi你!”
    她痛苦的嗯嗯着,“主,主人,好痛,母狗好痛啊,救救母狗呜呜。”
    突然,她的下巴被抬起,映入眼帘的是郑毅那张冰冷的脸。
    以为他会给自己来一巴掌,急忙闭上眼睛,却没想到迎接她的是一个冰冷的唇,张开口,猖狂的舌头扫荡着她的口腔,口水来回运作在两个人的中间,被迫吞咽下去。
    他故意把自己嘴里的口水全部吐给她,让她咽下,jingye吃过,尿也喝过,没有什么是她咽不下去的。
    蓝舵看了他一眼,松开了她的nzi。
    她被c的身子来回抖动运作,前前后后的被拉扯着,垂下来的两个nzi,在空中摇摇晃晃,n头中还溺出来的n水,甩的四处飞溅,在床上滴落成了一个弧度,真像一个没有关紧的水龙头一样。
    郑毅亲完她松开,云苏苏竟然有刹那的神se迷离,脸蛋红扑扑,不知道是被打肿的,还是因为窒息的吻,p眼的c弄让她好痛,可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郑毅掐着她的下巴,“还不谢谢主人赏你的口水?”
    “谢谢,谢谢主人……唔主人的口水好吃,谢谢主人!”
    眯起的眼睛中看不透的情绪,正在无处散发。苯文后續祗在ROǔR0ひщǔっìи更新
    --

跪在床上被吸N/扇N/CX/捅菊/吞咽主人的口水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