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扇脸/母狗求主人了/含尿/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惩罚/扇脸/母狗求主人了/含尿/

      云苏苏一路lu0着身子跑去了学校的后山上,她只要穿过这个后山就能到学校,可是没衣服,该怎么,怎么办!
    捂着x口慢吞吞的走在满是石子的道路上,脚下坚y树枝划的脚痛,这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来过,有些地方遍地都是垃圾,散发着恶臭的味道。
    她抓紧脚步往前走,时不时的回头看,基本他们千万别追上来,她想要回家,找爸妈,快点帮她脱离苦海。
    看到一个垃圾堆,里面有好多旧衣服,很明显是别人不穿扔掉的,而这些衣服最后给她穿了,即便是满是泥土和散发着不明味道的破衣服,也总blu0t着强。
    一路跑去了学校,翻越跳下围墙,便迫不及待的往大马路上跑,临近晚上,没多少路灯,黑夜中没人能看清她的脸,给她鼓足了不少勇气。
    跑回了一个老式的小区,从门缝中拿出钥匙,开门急忙跑进去,房子中空荡荡的,果然一个人都没。
    云苏苏拿起了座机,把电话号码打给了妈妈,那边响了好久才接下来。
    “妈,妈妈,你在哪……”
    “苏苏,我在上班呢,妈妈这里有些忙,下周我回家再说吧,钱不够的话问你爸要,先挂了。”
    嘟嘟的声音,心中塌了一半。
    又打了她爸,她最后的希望,可接通过,那边传来的是嘈杂的声音,一群人好像在喝酒,呲呲啦啦的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爸……”
    “老云,别打电话了,快来快来该你了!”
    “唉好好,苏苏,我在加班呢,别打了,有什么事找你妈。”
    小手抓紧了听筒,慢慢的放下,心生绝望哭了出来。
    她x1着鼻子抹下眼泪,脱掉脏兮兮的衣服,用厕所用冰凉的水冲洗肮脏的身t,不知究竟是冷还是害怕直发颤,接下来到底应该怎么办,他们会不会找到她。
    该怎么办,报警吗……他们要是拿着视频威胁她怎么办,会不会把视频全都放出去,那样全世界不都知道她被五个人1unj了吗。
    “呜呜……怎么办,怎么办。”
    抱住自己蹲了下来,捂着脸绝望的痛哭,头顶往下洒落的冷水打满整个身t。
    ‘咚咚!’
    巨大的踹门声,她吓得跌坐在地上惊恐的看着厕所门口,是外面大门的声音。
    “云苏苏,你在家是吧!”
    郑毅的吼声传来,大脑最后一根弦崩了,呆呆的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
    “给你三秒的时间开门!”
    “三。”
    “二。”
    “一!”
    他气疯了,用力的跺脚一踹,老旧的防盗门竟然直接被踹的松动,又是一脚,这次完全倒塌。
    狭小的房子里挤满了各种生活用品,五个人蜂拥而入,直接将这客厅给站满了,竖起耳朵来听房子里的动静。
    “这里有声音!”
    他指向厕所。
    云苏苏惊恐的跪在地上伸出手想把水龙头关住,可下一秒门就被打开了。
    她害怕的瞪大双眼,sh漉漉的黑发粘粘在脸上和肩膀,lu0替的身子瑟瑟发抖,头顶昏暗的白炽灯照亮下,苍白的小脸无助而孤独。
    季杜懒懒的翘起嘴角。
    “敢跑,活的不耐烦了吗。”
    不……
    她两只胳膊被架住,跪倒在郑毅的面前,全身sh漉漉,被掐住下巴抬起头,下一秒,迎接的她便是一个响亮的巴掌。
    “啪!”
    只是一个巴掌都把她打得头昏脑胀,耳鸣不断,肿起的一半脸格外瘆人。
    “啪!”
    又是一巴掌,嘴角渗出了血迹,可想而知他的力气有多大。
    郑毅揪着她的头发,满腔怒火,“谁给你的脸让你跑的!就是条母狗!跪在地上让老子c的,谁给你的本事敢不听主人的话,n1tama有能耐啊!”
    耳鸣嗡嗡作响,她颤抖的张着唇,“对,对不起……我不敢了,对不起。”
    他又被气笑了,巴掌再次落下来,恶狠狠的质问,“你是真不敢还是骗我呢。”
    “呜……真的,不敢了。”
    模糊的视线看不清他的表情,也能知道那种愤怒。
    “但愿你是真的不敢,n1tama有什么资格敢跑,这辈子都是条母狗让我c,再有下一次,我把你腿打断!”
    谭岚环绕着整个房子,看着柜子上摆放的全家福,不知道已经是多少年前拍的了,中间站着的小nv孩,那么小,看样子也就刚上幼儿园的模样,抓住两个大人的手,内向的怯怯面对着镜头。
    原来小时候就这么胆小,也难怪。
    他放下全家福,推开了一个屋子的门,g净朴素的房间,壁纸是粉se的,一看就是她的房间。
    虽然简陋又穷,连个空调都没,但却收拾得格外g净,摆放的东西整齐极了。
    他笑了起来,转头对郑毅说道,“别打了,拉到这屋来c,一定很有滋味。”
    蓝舵抓起她一只胳膊,便朝着她的卧室拖去,软弱无能的力气,根本不足以挣扎开,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全部到自己的房间中,锁上了房门,把她推在床上跪下去,撅起pgu,看着面前自己枕边摆放着唯一粉neng的娃娃。
    咬着唇,低声啜泣,红肿的侧脸凸出,sh漉漉的头发粘黏眼角,被糟蹋凌辱。
    胯下半软的roubang挤进了她g燥的x中,痛的她直尖叫。
    “啊!好痛,好痛啊,救命呜啊!”
    郑毅揪住她的头发往后仰,“给老子闭嘴!母狗就是得乖点让老子c,说你是母狗,快点!不然我把你这贱x给戳烂!”
    “啊……我是母狗,呜轻点,母狗好痛,主人c母狗啊……”
    许辛在前面完弄着她nzi上的铃铛,“那母狗还敢跑吗?”
    “呜母狗不跑了,永远让主人c,母狗不敢了,求,求主人轻点呜呜。”
    她一边哭一边y叫着取悦他们,pgu被摁住,任由下身的撕裂t0ng进来,没办法挣扎。
    “母狗sa0xue好痛,主人轻点,呜求求主人,母狗求主人了!”
    她越是这样说,郑毅就往里顶的越厉害,“怎么逃跑的时候没想到主人呢!嗯?让你含jing给我咽下去了是吧,谁有尿,尿母狗嘴里,这次你敢给我咽,p眼给你戳烂!”
    蓝舵走上前掐住她的下巴,“来吧,正愁没地方撒尿呢,这张嘴给我接好了。”
    两侧肿的小脸几乎突起,成了一座小山,张大嘴巴,hanzhu他还未y起的ji8,在她嘴里开始放尿。
    可尿ye太多了,她的嘴巴一次x没办法含这么多。
    “咽下去点,把最后一口给我含在嘴里。”
    她唔唔的点头照做,这次丝毫没有一丝敢反抗的目的。
    本来就肿的脸蛋,因为含尿鼓起来,更像两座小山了。
    鼻尖蔓延着sao味,任由后面c的再怎么疼,她都没办法说话,只能痛苦的唔唔着,谁这不知道她在求救着什么,胯下撕裂的鲜血成了最好的润滑。苯文后續祗在ROǔR0ひщǔっìи更新
    --

惩罚/扇脸/母狗求主人了/含尿/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