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厕所跪地凌辱/求吃/扇/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二更】厕所跪地凌辱/求吃/扇/

      即便穿着衣服,隔着布料的摩擦,红肿穿刺的rt0u仍然痛的让她受不了。
    不能做出太大幅度的动作,否则铃铛也会响。
    消肿了一整天后,周一又要上课,他们昨天没有动她,大概是看她实在疼痛的原因,接受了羞辱的穿刺,她已经觉得理所应当的承受他们的c弄。
    今天的五个人,没有选择放过她。
    刚下课,是个大课间,许辛拉着她去了厕所,所有人都去c场集合要做c,只有他们,藏身在狭小的厕所中,等待着她的到来。
    看到他们想往后退,身后的门已经被关上。
    郑毅掐灭手中的烟,朝她一笑。
    “过来,把衣服脱掉,看看你n头恢复的怎么样了。”
    她咬着下唇摇头,明明今天早上已经看过了,分明就只是想让她脱掉衣服。
    他神se忽然变得不愉快了,许辛掐着她的下巴嘲笑,“这个时候装什么贞洁烈nv的纯,都在教室里跪在地上被我们尿过了,厕所就不行了?”
    云苏苏满脸可怜,软乎乎的小脸,水灵的眼睛,那种表情本来就能激起对她的同情。
    可在这些如狼似虎的男生上,只会激起yuwang。
    “快点自己脱,别b我们动手!”
    她小声x1了x1鼻子,整个人仿佛被锁在一个铁笼中,只能顺从的听他们的命令,抓紧自己身上的校服,慢慢拉开拉链,将里面的白se衬衣也一件一件脱下,落在地上,还有那略有有稚气的内衣。
    季杜轻笑一声,上前抓住她的nzi,掂量两下,悦耳的铃铛声叮叮作响。
    “真sao啊,看样子恢复的不错,nzi都变沉了,下次给你打流n水的针怎么样,天天捧着nzi让我们x1。”
    她就是竭尽全力的摇头,也只能看到他们充满着yuwang的双眼,任何抵抗在他们眼前都是徒劳,只要他们想,没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
    “跪下。”
    郑毅冷声的一道命令,云苏苏抿着嘴巴,慢慢的跪倒在地上低着头sh了眼眶。
    “爬过来。”
    靠在窗台前的谭岚看着她的动作,幅度很小,跪趴在地上垂下来的nzi看着巨大,穿刺的铃铛叮叮作响,真想伸出手一把捏上去,在那baineng的nzi上扇一巴掌也行,手感一定很舒服。
    她低头爬在了他的脚边,眼神只能望着他白se的运动鞋。
    那只手抚m0在她的头顶上,“今天早上还没来得及跟你吃饭呢,那不如现在给你吃吧,想吃谁的jingye,满足你。”
    她咬着下唇,谁得也不想吃。
    郑毅挑了眉,这先给她做了决定,“那我们轮着给你喂早饭,一个人一天一次,今天就从谭岚先开始吧,去,爬过去,求他给你早饭吃。”
    周围发出了几声低笑,看好戏的模样,许辛又拿出了手机,这次点开了录像。
    云苏苏终于抬头,她看着依靠在窗边的男生,脑海中还忘不掉,那天他对自己温柔的话,残留着抱有对他一丝的幻想,可以让他救救自己。
    但她还是想多了。
    “爬过来啊。”谭岚歪头冲她歪头一笑。
    本来,他们就是一伙人,她不该抱有任何期望。
    朝他爬过去的路,双腿僵y的步伐,那么的艰难,只有几步路,她仿佛却用了好长的时间,屈辱的跪在他的身下,羞愤的红了脸。
    谭岚解开k子,早已发肿的roubang释放出来,淡淡猩红se,青筋凸起,几乎能b上她手腕的粗度。
    灼热的roubang甩在了她的脸上,云苏苏刚要hanzhu,被他躲开。
    “求我。”
    他眯着眼睛说道,“不是想吃早饭吗,那你得求我。”
    她嘴唇翕动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身后的许辛用脚踹了她一下,“快点啊小苏苏,别浪费时间,待会儿课间时间结束了,可就会有很多人来厕所咯。”
    她终于被吓到,这副样子不能被其他人知道。
    “求……求你。”
    面前的人没吭声,她昂起了头泪眼汪汪的双眼,“求求你,给我早饭吃。”
    “怎么叫的又忘了?你想吃什么得说出来。”
    “呜……主人,求你给我jingye,我要吃早饭,求求主人。”
    谭岚嘴角一g,还算满意,掐着她下额,打开了她的嘴巴,将guit0u塞了进去,sh润的口腔包裹住。
    “好好t1an,不吃早饭可不是好孩子哦。”
    顶到了她的喉咙,她张大嘴巴,已经学会了一些k0uj的技巧,吞咽口水,用嗓子夹紧guit0u,听到了他舒服的喘气声。
    心中竟然觉得有一丝满足,吞咽的更加用力。
    他双手突然捏住了她的nzi,没有一丝的留情,红肿的n头被捏的相当疼痛,心中最后一丝温暖,也霎那间变得冰凉。
    “嘶,nzi可真大,要是里面装了n水该多好!”
    他突然伸出手甩了nzi一巴掌,连带着n头穿刺的铃铛,痛得她尖叫,口中松开了他的roubang。
    没想到这个举动惹恼了,抓着她的头对准喉咙往si里摁去。
    “叫什么!又不是没扇过,你身上也就一个p眼没被开过了,哪个地方还没被c过?用你的舌头好好给我t1an,不是想吃早饭吗,t1an不好可没有!”
    她喉咙发紧的疼痛,扶着他的大腿脑袋被控制的发懵,上上下下的ch0uchaa,把她喉咙戳的好痛。
    那只手不停的扇在她的nzi上,像是在发泄一样,叮叮作响的铃铛,在她耳朵中成为了一种羞辱,唯一的希望此刻也破灭了,那份温柔怎么也抓不住。
    郑毅g起了唇,她闭上眼睛绝望的脸se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谭岚拧着眉头,沉醉yuwang中手劲也加大了不少,几乎想把她的nzi给扇下来,啪啪啪清脆的声音滔滔不绝。
    “真他妈sao的嘴巴,除了含ji8吃jingye喝尿有点用,天生就是给人c的!langdang的y货,下面saob也流水了吧,嗯?是不是想让人ca0n1!”
    还没注意到她快窒息涨红的脸,ch0uchaa几百来下,将‘早饭’全部s给她吃。
    “咽下去,都给我吃下去!不然我ch0usi你saonzi!”苯文后續祗在ROǔR0ひщǔっìи更新
    --

【二更】厕所跪地凌辱/求吃/扇/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