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C边讲题/轮CX/谁的最大/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边C边讲题/轮CX/谁的最大/

      第二天是周六,他们又可以一整天玩弄她。
    云苏苏希望爸妈可以发现她不在家的异常,可他们上班忙的几乎一个月都不在家,就算是哪天她丢了,也根本都不会发现。
    等到睡醒起来,又是深陷地狱。
    “小苏苏,今天要给我们辅导功课哦,不是小学霸吗?给我们讲题也不在话下的对吧?”
    她微微惊讶,以为真的只是讲题这么简单。
    可她又想错了,那群如狼似虎的男生,怎么可能放过她。
    柔软的波斯地毯上放了一张长长的桌子,五个男生都坐在一侧,桌子上还摆放着试卷和一些习题本,云苏苏朝着他们爬了过去,脖子上的项圈绳子在郑毅的手中,狠狠地往前拽着,她的爬行速度也加快了。
    被郑毅搂在了怀里,她害怕,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缩着脖子低头。
    郑毅掐着她的下巴抬头,轻笑,“小云儿今天要来帮我们辅导哦,轮流着来,嘴巴要说话不能用,所以我们只用下面的cha你,要边被cha边讲题哦,知道吗?”
    她咬着牙恐惧的想摇头,看到他警告自己的眼神,默默收回了想法。
    “那第一个是我,来吧小云老师,这道题我不太会呢。”
    他说着一边拉下自己的k子,分开她的大腿,敞开腿坐在他的身上,背对着他,身下灼热的roubang抵在红肿的那处,正在缓缓的往里t0ng入。
    g涩的通道,一时没适应过来,怕尖叫出,狠狠地咬着自己的手背虎口处。
    被一旁的许辛拉下了手,“叫出来,不叫出来多没劲,要看清题再讲啊!讲错了有惩罚哦。”
    朦胧的双眼中蓄满了眼泪,忍着下身疼痛地cha入,她必须要集中jing力的看的题目。
    “嗯……痛,有点痛呜,好大。”
    得到她喘声的鼓励,郑毅cha的毫不留情,一鼓作气全根没入,没流一滴水的内x紧致把他咬得快发疯。
    “嘶,真她妈sao啊!咬我咬的这么紧,还说自己不是saohu0,这么想被我c?嗯?”
    “嗯啊……好大,救命,救命好痛啊!放过我呜呜呜……”
    她扳着桌子拼命的往前爬,朝着对面的谭岚伸出手求助,绝望痛楚的眼神,那是每个人都会看了心情一颤的。
    郑毅拽着胳膊将她拉了回来,反手想给她一巴掌,看到她脸上昨天红肿的,还没消下去,咬了咬牙忍住了。
    “别惹恼我!好好让我c着,给我看题,今天解不出来这一道,我可是不会放过你的,只要解出来了,我就ch0u出来。”
    她呜呜哽咽地x1着鼻子,被迫靠在他的x膛上,双手手抖的拿着练习册,他一上一下的ch0uchaa,认真的看着题目,声音都在颤抖。
    “唔,呜这道题。要带入公式……啊,好痛,别动了求求你了,真的好痛。”
    “少废话!”
    大手朝她的pgu上拍击,捏着前面的y蒂给她快感,让她抓紧时间流水,不然他也不好受,稍微那么一夹,咬的sisi的,如果不是他意志力好,怕是早就秒shej1n去了。
    云苏苏一手拿着笔,嘴中憋着声音,嗯嗯呀呀,想把公式列出来,可被他弄得上上下下,她连笔都拿不稳,写出来的字弯弯曲曲的,像是在画弧线。
    “呜……用,用这个,带入进入,这样子,啊!”
    他狠狠地掐她的y蒂,挑眉一笑。
    “saob,流水了,不是很舒服吗?真是个saohu0啊。”
    她坐在他的身上,敞开着大腿,甚至让对面的人也能看清身下正在jiaohe的景se,云苏苏羞耻愤怒的红了脸,可她完全没办法,哭的也更厉害。
    平坦的腹部被他的roubang顶出来了一个形状,几乎要撑破她的肚子,往里狠狠地戳着,用guit0u顶破她的子g0ng口,深入的姿势让他得以g0ng交。
    “好难受……呜好难受,救救我!”
    两颗蛋拍击在身下,声音越来越,周围的人就像一个旁观者,眼神不眨地看着这一幕,甚至已经忍不住握起了自己的身下。
    “c,真她妈的sao!”
    “saob夹的真紧啊。”
    郑毅往里狠狠一顶,“继续啊,怎么不做题了呢?我正在看着呢,继续说!”
    她忍着快感,用笔画出公式下面的横线,将上面的数字分别代入进去,嗯嗯呀呀的解释。
    “求……求值,解得出来,啊嗯,是,十三啊……”
    他根本就无心在听,只管往里ch0uchaa,一旁的许辛抓住了他的胳膊。
    “时间到了,她先把这道题解出来了,该我了,我们可是说好的。”
    郑毅的动作一顿,冷笑一声,狠狠地掐着她的n头,“真是个学霸啊,被人c着做题,速度都这么快,你果然是个天生用来c的y货!等下再csi你!”
    下面被拔出来,许辛接过了她的身t,她就像是在空中漂浮的一个软绵绵躯t,任由他们的玩弄,刚空虚的下身,很快被cha入另一个巨硕的roubang,填满整个空荡的yda0。
    “来吧小苏苏,还有这道题。”
    许辛依然让她背对着自己坐在他的身上,另一只手环绕过她的x前,捏住她红肿的x部,在手中玩的不亦乐乎,掂量的量下,沉重的nzi在空中晃动。
    云苏苏拿起笔,还没开始写,他的roubang便ch0uchaa了起来,呜呜的求饶。
    “不要……不要。”
    “xia0x这么sh还说不要?明明咬得我很紧,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小东西,欠g的sa0xue,是不是c的你不舒服啊?”
    她无力的求饶不出口,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解下面前这道题才能得以解脱。
    可她忘了,解完这一道,还有下一道,除非让他们都s出来,否则她一整天就要在这个圈内来回被c,无论她解开多少道题。
    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等着,给力的是,学霸不愧是学霸,即使被c着一道题解开的平均速度,也就只是五六分钟,上一个人还没c的舒适,转眼间就要换下一个人。
    她身子轻飘飘,脑袋都发蒙,只感觉自己在人群中来回要换着roubangcha,不知道ga0cha0过了多少次,眼前的那些习题看得眼花缭乱。
    “真是个万能的sa0xue啊,来回被cha的爽吗?觉得谁的roubang最大?谁ca0n1c的最舒服,嗯?”
    蓝舵抓着她的nzi问。
    她整个身子瘫倒在桌子上,神se迷情的眯着眼睛,pgu撅起随着他cha入拔出,呜咽着,“都……都大,都舒服,呜都好大。”
    “呵。”蓝舵低声一笑,顶的更用力,“你还知道谁都不能惹呢,也难怪,看把你c的一道题都解不开了,这可怎么办。”
    “那既然嘴巴不用来讲题了,也不能闲着啊,上面也得cha,那就下一个人来用吧。”
    云苏苏无力的sheny1n,感觉到有人抬起她的下巴,用尽全力地抬眸看去,发现面前的人正是谭岚,在x1nyu的面前,他毫不犹豫的拉开拉链,将忍了一个小时的yuwang,狠狠地戳进她的喉咙中。苯文后續祗在ROǔR0ひщǔっìи更新
    --

边C边讲题/轮CX/谁的最大/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