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小母狗跪在地上爬/吃晚饭/用尿漱口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二更】小母狗跪在地上爬/吃晚饭/用尿漱口

      她经历了三个小时的早晨c弄,五个人轮流c着她红肿的下身,脸上被郑毅扇肿的一半脸还在隐隐作痛,全身无力地倒在浴室里,连爬都爬不起来。
    没办法,只能请假,谭岚给她洗了一遍身子,抱着她去了床上休息。
    “考完试学校也没什么事情,好好休息吧。”
    奄奄一息的人,嘴角还挂着伤口,红肿的脸估计没两天下不去。
    他怜ai的抚m0着那一侧脸,皱着眉头,心事悠悠。
    “只要听话,就不会打你了,郑毅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在他面前表现好点,他会对你好,要乖乖听我们的话,就不会受伤,知道吗?”
    过分温柔的声音,这是她几天来听到最安慰她温柔的话,忍不住ch0u噎了起来,偏偏她越想越委屈,放声大哭,控制不住。
    谭岚轻拍着她的背安慰,瘦瘦小小的身子,仿佛一个巴掌都能握碎。
    云苏苏在他怀中哭了好久,原本痛斥这些强j犯,可不知道什么时候,面对自己的无能,她已经把他们的命令当成了一种自觉习惯。
    不容易有一个能来安慰她的,陷入了这种温柔,却不知道正在被一手调教的渐渐沦陷进去。
    她哭完了,也累了,睡了一觉后,再次面对自己的噩梦。
    她是被许辛给r0u醒的,x前的nzi,吊了一个晚上的r夹,疼痛的稍稍触碰那种感觉就在身t上爆炸。
    见她醒了过来,悠然一笑道,“该吃晚饭了,走吧,我带你去客厅吃饭。”
    说着,他低下头,狠狠地x1了一下她红肿的n头。
    她从昨天开始便没吃饭,喝的全是他们的东西,身子被排空腹部的饥饿感瞬间涌了上来。
    可当她准备起身,却发现自己脖子上挂着银se冰凉的项圈。
    许辛摁住她的肩膀,微微一笑,“小母狗就要有狗的样子,要跪着爬,不然郑毅生气会扇你哦。”
    一想到那个看似纯而无害,却满身暴力的男生,她光lu0着身子打了个寒颤。
    白se的大理石冰凉刺骨,被他牵着脖子上的项圈绳子,一路顺着长长的走廊爬去了客厅,洁白石se的装扮,让人眼前一亮,可她却光着身子lu0露在这样的环境下,羞耻的夹紧了酸痛的双腿,头也垂的更低了。
    爬到餐桌前,面前忽然放下一个银se的食盆。
    “来吧,你的晚饭。”
    食盆里满是白se浓稠的东西,不用想便知道那是他们的jingye,还散发着淡淡的腥臭味,她胃中一阵犯恶。
    蓝舵蹲在了他她的身边,温柔地抚m0着她的头顶,挑眉一笑,“吃啊,特意为你做的,可是花费了我们好多力气,不用担心吃不饱,下面还有米饭呢。”
    “要全部吃完哦。”
    云苏苏忍着眼泪抬起头,看到饭桌前交叠着双腿坐在那里的谭岚,一手拿着白se的马可杯喝着咖啡,眼神朝着她撇来,两个人的视线对上。
    她以为他能救她,可没想到,他却只是眉脚轻轻一扬笑着,毫不在乎她现在的状况,反倒是理所当然。
    云苏苏心灰意冷的心si,却没想到引来了郑毅的训斥。
    “赶紧吃!愣什么呢,你就是再看,这碗饭你今天也得吃完!”
    季杜压住了她的脑袋往下摁,“快点吃哦,苏苏可不能不乖,这东西你吃过不少次了,还害羞什么呢。”
    她反抗不过,几乎是整张脸都埋在了腥臭的食盆里,忍着恶心伸出舌头,t1an舐着那还有温度的jingye,舌头卷起一坨往嘴中放,看到了下面埋藏着掩盖的米饭,更加恶心了。
    “快点,你只有五分钟的时间,吃不完要接受惩罚。”
    又是惩罚,她不想在挨鞭子了。
    紧紧闭上眼睛,张大了嘴巴,大口大口的吞咽下jingye,t1ang下面的米饭,太过仓促的速度噎到喉咙里,转过头不停的咳嗽。
    郑毅忽然弯下腰,手中拿着一个水杯,对着她的嘴巴,便将水杯掀起,不可反抗的命令,“喝完!”
    那里面是jingye,她再熟悉不过的味道。
    “呕——”
    再也忍不住了,狰狞的表情吐着舌头,要将刚才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却没想到反手被郑毅甩了一巴掌。
    ‘啪!’
    “n1tama装给谁看呢!就这么恶心我们的东西?这可都是宝贝,你今天要是敢给我吐出一滴,今晚也别想睡觉,信不信拿鞭子ch0usi你!”
    云苏苏含着眼泪拼命咽下去,抬起头求饶,“别……别打我,我吃,呜我吃,不要打我。”
    t0ng破喉咙的声音过分沙哑,楚楚可怜的模样叫人心疼。
    郑毅摁着她的头,“那还不赶紧给我吃!”
    她又张大嘴巴,狼吞虎咽的t1an着jingye,鼻尖和嘴角沾的都是,将下面的米饭也甜得gg净净,甚至连盆也不放过,生怕他挑出一丝毛病再nve待她。
    她真的t1an到一滴都不剩了,抬起头弱弱的缩着脑袋看他,郑毅才满意的笑了,那副虎牙又是那一副温柔,挠着她的下巴,像在挠猫一样。
    “这才乖,小云儿就非要打几下才长教训,乖乖听话不就没事了吗。”
    说变脸就变脸的速度,真的可怕,永远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生气。
    他的手劲忽然用力掐着她的下巴,撬开嘴巴,拉开了黑se工装k的绳子,“既然吃完了,那来吧,帮你漱漱口,看你满嘴的jingye,怎么这么不aig净呢,顺便洗一下这张小脸。”
    他要用什么帮她洗,她再清楚不过。
    刚才还在她身旁,但人已经松开了她,都斜坐在椅子和桌子上,看着好戏,许辛拿出了手机准备拍照,没人会阻拦。
    即便半软的ji8,也布满赫人的青筋,对准她的脸。
    “张口。”
    慢慢的张开嘴巴,淡hse的尿ye对准她的口中s入,他不忘说着,“好好咽下去哦。”
    随着她不停的吞咽下,尿柱忽然一转,打在了她的眼睛和脸上,急忙闭上双眼,水声源源袭来。
    脸上不断被尿ye冲刷的感觉黏糊糊的恶心,可她不能表现出来,额角的碎发被打sh,粘在鼻子和嘴角上,顺着下巴往下流在x前,sao味她已经适应了,抿着双唇绝望的接受着一切。苯文后續祗在ROǔR0ひщǔっìи更新
    --

【二更】小母狗跪在地上爬/吃晚饭/用尿漱口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