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着震动棒挨鞭子/主人们和小奴隶/粗暴凌辱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夹着震动棒挨鞭子/主人们和小奴隶/粗暴凌辱

      惩罚就是今晚不准她回家,她知道一晚上的噩梦要来了,各种各样折磨人的手段,那才是对她的惩罚,跟着他们走在路上,还在试图着逃跑,最后被郑毅用烟头摁了一下她的脚踝,她才痛的直求饶不敢了。
    “呵,非要给点教训才会听话。”
    “不乖的孩子可是要受到惩罚的。”
    一直走到学校翻越后山的私人领地,人烟稀少,大马路上除了他们便没了别人,郑毅露出了的本x,抓着她的头发往前大步走。
    一副咬牙切齿又兴奋的笑容,“来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她扯动着头皮,加快脚步跟上,可双腿累的根本没办法走太快,呜咽咽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一直到前面那座私人领地的别墅。
    她知道这里,高一就知道,偶尔跟着同班同学会上山去看,每次去那里都要介绍一遍这个别墅,郑家地盘的私人领地,听说曾经很久以前郑夫人用来包养宠物和男人,此刻却成了她的噩梦。
    被甩在柔软的床上颠簸了几下,从房间中拿出各式各样的道具,周围的五个男生打量着床中间的宠物,露出各自玩物的笑。
    衣服被三两下撕扯烂,冰凉的r夹夹在她的rt0u上,夹子很紧,串着铃铛,似乎要把她的r0u给夹出血,痛得她直呼喊救命,伸出手想要把夹子拉掉。
    郑毅面露微笑,在最不真实的笑容下,有着最野x的一面,伸出手甩了她一巴掌,脸上依然是面不改se的笑容。
    “别反抗我,不然我要你好看,懂了吗小云儿?”
    她被扇的头脑发胀,耳鸣嗡嗡的,急忙点头,怕再挨一巴掌,她恐怕会昏si过去。
    许辛抚m0着她红肿的脸颊啧啧两声,“这么凶做什么,看这么可ai的脸都被你扇肿了,真想也来一巴掌。”
    云苏苏咬着下唇泪眼婆娑,许辛挑着眉,温柔的给她擦去眼泪,“别哭,不然我要扇你了。”
    明明这么温柔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就这么残忍。
    四个r夹将她的rt0u几乎夹出血,她不敢动,两只手腕被拴在了床头,脚腕绑上了铁链,长长的铁链一直连着地上的铅球,几公斤重,她连动一下都成为了不可能,像是一个被判si刑的罪犯。
    郑毅抚m0着手中的蛇皮长鞭,ai不释手的在手心中摩擦,对季杜道,“给她一个震动bangt0ng进去,夹不紧敢掉出来,今天就在地上跪一天。”
    他居高临下地掐着她的下巴,“让你知道谁才是你的主人。”
    蓝舵一哼,“明明我们五个都是她的主人,可别让她只害怕你啊。”
    郑毅甩了甩手中的鞭子,“那边柜子里还有很多,随便挑。”
    巨长的震动bangt0ng入子g0ng口,她痛的只流泪不敢叫,以为只是夹紧这么简单,可她却错了。
    大床上只有她张开四肢躺在上面,周围站着五个男生,手中各拿着长短不一材料,不同的鞭子,笑着在空气中甩了甩。
    她全身发抖,身下的震动bang开始振动,张大口急促的呼x1,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
    “求你们……别打我,呜别打我。”
    谭岚哦呦一声,“不听话了哦,有你提要求的份吗?”
    话音刚落,那条长长的麻绳鞭子朝她腹部落了下来。
    她尖叫着薄neng的腹部挨了一鞭,晃动着身子,r夹的铃铛叮叮作响,发出脆耳的声音,却让她痛得要命。
    一次次的尖叫,没有换来同情,反倒是用无止境的鞭子。
    “谁准你叫的?给我老老实实闭紧嘴巴!”
    鞭子的刷刷声冲破空气,打到她的nzi上,私密处,大腿,脸上。
    没有一丝留情。
    “啊!不要,求求你们了,好痛。好痛啊!”
    “我看你就是不长教训,给我闭嘴!”
    郑毅甩起手中的鞭子,瞄准她的脖子,ch0u了上去,一道不深不浅的血痕,在她锁骨上被ch0u了出来。
    “好痛好痛……救命呜呜呜救救我,救救我。”
    身上的鞭痕越来越多,永不停歇,四处交错的伤痕遍布x前,各种血se的痕迹,在白皙的皮肤上赫然印着,看着十分吓人,更是疼痛。
    慢慢的她长了教训,无论怎么痛都sisi的咬着下唇不敢叫出声,即便是眼泪拼命的往外流,她闷哼着承受一鞭又一鞭,甚至在t内的震动bang都b不上身上的这些疼痛。
    终于,这种办法让他们玩腻了。
    “把她手腕上的链子解开。”
    得到释放的手腕,第一时间先捂住了自己的x前,却被狠狠的警告,“你要是敢把r夹给拿下来,我就把你手指给夹断!”
    咬着牙齿使劲发颤,她是真的不敢。
    终于,那些鞭子又来了,在她承受不住第三次时,跪在床上往床下跑,还夹着震动bang,而他们竟然没有拦着她。
    就在以为自己可以跑走这些鞭子的时候,脚腕上连着的铅球,却发挥了作用,任由她使劲抬起脚,都没办法拉动它们。
    许辛在她洁白的背上狠狠ch0u了一鞭,暗笑着,“瞧瞧,还以为能逃走呢,你觉得有这么容易吗?嗯?”
    抬起脚在她肩膀上一踹,她却发疯的往郑毅脚边跑,抱着他的腿昂起头来求饶。
    “别打我,呜求求你了放过我,好痛啊,我好痛!”
    浓密的剑眉稍稍上挑,用膝盖顶着那饱满的x部,“那你说点好听的。”
    怎么说,她并不知道,郑毅拽起她的头发,呼x1喷洒在她的脸上,声音格外磁x。
    “我们是主人,你是奴隶,你想想,应该怎么说?”
    她全身破皮血痕,跪在地上连抱住他腿的胳膊都是满满的伤痕,右侧的脸红肿起来,眼泪通红哭的又肿,颤抖着嘴唇,学会了他的话。
    “主,主人,别打奴隶了,痛,好痛,求求主人。”
    他笑的满意,又踢了踢他,“很好,那跪过去跟他们说。”
    身后的那些人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后,似乎就等着看这一出好戏,蓝舵和谭岚坐在了床边,冲她够了g手指。
    “来小奴隶,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夹紧震动bang啊?掉下来的话,你可是要跪一天的。”
    她撑着胳膊爬了过去,只求他们不要再往自己身上甩鞭子了,真的好痛。
    “呜奴隶,奴隶很听话,没有把震动bang给夹掉。”
    谭岚握住震动bang在他的yda0中旋转了一圈,听着她的尖叫声,握住bang身,往里狠狠地一cha。
    “让你叫了吗!真难听!”
    t0ng破她的子g0ng口,都感觉到肿胀的流血了,痛得要命,她跪在地上抱住他的胳膊,哭的不chenren样。
    “主人努奴隶错了,对不起主人,不要,不要再弄了。”
    蓝舵掐着那张不忍直视的小脸,俊逸似画的脸庞展现出了对她的同情,“真可怜。”
    “可怜?”
    身后的许辛冷笑一声,踹了踹她的pgu,“g引我们,让我们对你这么ai不释手,可怜什么?今天就给我跪一天吧!”
    他弯下腰,将cha在她yda0里的震动bang给拉了出来,伴随着她要受到惩罚恐惧的尖叫声,蓝舵往她脸上不轻不重的扇了一巴掌。
    “哭什么,难听si了,让你跪就跪,我们是你的主人,你还想听谁的命令!”
    她绷着哭丧的脸低下头,“对,对不起主人。”
    “啧啧,真sao,瞧瞧这震动bang上都有你的yshui了,你可真是随时随地发情的小yinwa啊。”
    许辛给蓝舵使了个眼se,他很快就知道了,掐着她的下巴让她张开了嘴巴。
    云苏苏昂起头还没求救,刚才在自己身t里的震动bang直接戳到了她的嘴巴里,戳进她的喉咙,窒息的g呕。
    “给我t1ang净!把你的yshui都给我吃下去!”苯文后續祗在ROǔR0ひщǔっìи更新
    --

夹着震动棒挨鞭子/主人们和小奴隶/粗暴凌辱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