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烟/凌辱/学狗叫/轮CX/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灭烟/凌辱/学狗叫/轮CX/

      许辛t0ng进去的guit0u都能感觉到里面跳蛋的震动,nengxue和跳蛋的双重刺激,让他舒服的不行,手拍打在她的pgu上仰头舒爽的叹了口气。
    “妈的这saob真爽,夹我夹的这么紧,是想把我给夹断吗?c,真她妈的sao啊!”
    郑毅点了根烟,并不急着去c跪在中间的人,坐在凳子上,悠哉悠哉地x1了一口,白雾缥缈遮挡住他棱角分明的脸,嗤笑一声。
    “可别c坏了,待会儿把她里面的跳蛋给拿出来,不然要是真顶进肚子里,那可就麻烦了。”
    许辛呵呵一笑,“放心,这小saob夹的这么紧,顶不进去的,看她舒服的下面直流水,口是心非。”
    云苏苏嗯嗯呀呀的不敢叫,高高肿起的脸让她眼睛都快睁不开,那跳蛋被顶的越来越里,她害怕想哭着求饶,却不敢说话,面前的人等着随时扬起巴掌扇她,只能咬着牙忍着,看他朝自己嬉笑的模样,看好戏的表情,抬起她的下巴。
    “我看你挺舒服的啊,反正这种嘴巴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先让我来爽一爽。”
    季杜拉下k链,站起身,抓着她的头发,贴近自己的胯下,命令道,“t1an!”
    她不敢不从,伸长了舌头t1an舐着guit0u,淡淡的腥味弥漫在嘴中,刚上过厕所后的尿咸,味道很不好吃,即便这样,她也得忍着吞下。
    站在一旁的谭岚和蓝舵发了愁,就只能对着她撸,上次也是。
    “她身上没地方玩了啊,啥时候把她p眼给开发一下,你们赶紧的,这次我们肯定得cha,不然要憋si啊。”
    许辛拍着她的pgu,扒开她的两个t去看那小小粉neng的菊x,啧啧了两声。
    “这么小,要是cha进去,怕是得痛si她,p眼不急,反正迟早都要玩,先再c两天,给她点时间缓缓。”
    “嘿,我还不知道你有这么可怜人家呢?你还顶着跳蛋去c呢,赶紧把那跳蛋给拉出来吧,待会要是塞进肚子里了,那我们可c不了。”
    许辛挑了挑眉,索x将roubangch0u了出来,用手指去抠里面的东西,nengxue把他两根指头都夹得紧紧的,捏住了跳蛋,拍了一下她通红的pgu。
    “放松!你让我怎么给你拿出来?夹的这么紧,待会儿有你被c的时候,快点!”
    她呜呜的含糊不清,季杜抓紧时机摁着她的头,往她喉咙里狠狠地顶,舒服的倒x1一口冷气。
    “sao就是sao,tamade那喉咙真舒服!”
    跳蛋拉出,满带着里面的yshui扔到了地上,还在不停的地上震动,上面的yshui被震的到处乱溅。
    谭岚在她身边蹲了下来,捏住她垂下来的nzi,往下拉了拉,弹x极好的,又收缩回去,笑了两声,拍拍柔neng的nzi,跟拍西瓜一样。
    “吃什么长大的,nzi都这么大,以后流n水一定好喝,到时候轮流着天天x1,跪在地上nzi流水的小母狗。”
    云苏苏被t0ng的一阵g呕,眼泪往下哗啦的落,身下被顶得往前倾,嘴巴被顶的往后仰,来来回回像个皮球一样,在两人之间被c,头脑发胀只感觉到喉咙火辣辣,肚子涨的快被c破了。
    随着guit0u摩擦起nengxue里的g点,瘙痒的被用力一c,大脑一片空白,失控的喷s出yshui,许辛爽的都想翻白眼了,抵在她的子g0ng口s了进去。
    “卧槽,我还想多c一会儿呢,妈的你故意让老子s出来的吧!”
    他不满的在她pgu上左右开打了四五下,直到pgu红的五指印被扇的不像话。
    蓝舵撸动着自己粗壮的ji8,不满的严肃皱了眉,“快点出去,我还没cha她,赶紧的!”
    许辛恋恋不舍的从她saob中ch0u了出来,jingye往下流着,还没流多少,就被另一个青筋爆裂的roubang给t0ng了进去。
    云苏苏想要尖叫,张大了嘴巴却被季杜逮住了机会,直接往她食管里面t0ng入了起来,喉咙紧紧的咬着他,怎么能受得了,抓起她的头发来来回回开始t0ng入ch0uchaa。
    几十下后,见她快没了呼x1,终于将jingye给s了进去。
    看到她一滴不漏的全部吞了进去,才让位给了谭岚。
    都快ch0u完一根烟了,郑毅看了看手中,已经快燃烧到烟嘴的烟灰,起身朝她走了过去,在她面前蹲下,将香烟摁在那nzi上。
    “啊啊啊!”
    这一次她没有任何犹豫的疼痛吼叫出声,季杜上来就是给了她一个巴掌。
    “狗怎么叫的又给我忘了是不是!”
    她学听话了,那烟灰点燃少说也有90度,几乎在她的nzi给烧红肿了一个坑。
    谭岚见状,从她的嘴巴里退了出去。
    “汪汪汪!”
    她满含眼泪的朝着郑毅狗叫,惊恐的双眼看着他手中的烟直摇头。
    郑毅笑了笑,看似温情的脸上不知道蕴藏着多少nve待她的计谋。
    “怎么还哭了?母狗就是要做一个烟灰缸,看,这烟不是灭了吗?”
    云苏苏痛的只流泪,蓝舵还在身后cha她,从嘴中只能发出参差不齐的声音,“汪……汪!汪。”
    郑毅眼睛一眯,“哭的这么可怜,看来是没给你教训。”
    他从口袋中又一次的拿出了烟和打火机,将烟咬在嘴里,点燃火机深x1了一口,烟草很快就被燃起了,白se的烟雾飘渺在两个人的之间,朦胧中只看到那双恐惧含满眼泪的双眼。
    “不要……求求你了不要……”
    这次他没任何犹豫的将烟头又一次摁在她的nzi上,“狗是怎么叫的又忘了吗!我看你就是不长教训!要是再不给我听话,我把这一盒烟都摁在你身上!”
    nzi被烧灼的疼痛想让她大叫,可只能听话的学狗叫着,凄惨的叫声,真像是狗被踩到了尾巴。
    “汪汪…汪汪!汪汪……汪!”
    这一幕让几个人都笑了出来。
    蓝舵一笑,往里cha的更用力了,她哼哼的汪了一声。
    “真是一只乖母狗呢,那你说,我不能拿你的nzi灭烟,那我该拿你哪呢?”
    眼神打量到了她的后面,锋利眉头一挑,把未灭的香烟放到了她身下jiaohe处的地上。
    “那这样,你一边被c一边尿,把这烟给我灭了,要是你的尿没浇灭,我就用你的b灭烟!”
    他扬了扬手中的香烟,唇边不由微微g起了一抹冷笑,“一盒哦。”苯文后續祗在ROǔR0ひщǔっìи更新
    --

灭烟/凌辱/学狗叫/轮CX/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