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森林yu宠_高h 作者:午夜果果

42

      森林yu宠_高h 作者:午夜果果

    光下闪烁,轻描淡写地说道:“如果掉出来的话,我就该做一条更粗的塞进去了。”

    第四十六章 香阴无盖鬓毛摧

    他是个校园霸凌者、社会混混,呈现在所有人面前的形象完全符合这两个名号,光是他那张痞坏痞坏的脸就令人望而却步,但是——

    “你可以成为更好的人。”

    这是高中入学第一天她对凌宿说的话,当时他原本带了一群社会流氓准备欺凌她,结果因为她这句话而放弃了,甚至整个高中三年都没有碰她,却在毕业后引她来迷欲森林,她不由得把他和家里发生的事联系到一起,可是从种种事实看来,他又好像是要帮她。

    白语烟呆呆地望着地下那个黑暗的洞穴,陷入了沉思,他刚才是企图强暴她?

    “还看?”司量冷着脸把她拽向自己,她发呆的功夫,他已经给她做了内衣内裤长裙一整套雪白的服装,这会儿见她竟还盯着狼穴,顿时怒了。

    “你刚才只是让他晕过去,对吗?”白语烟怯生生地问道,“就像第一次见面你对我施的妖术……呃,魔法?”虽然及时改口,还是招来一记白眼。

    “这么关心他?”他眯起眼瞪着她心虚的眸子,愈加觉得她对狼妖有特殊的感情。

    “他是我同学。”而且还替她挡了黑寡妇的毒液,后半句白语烟没有说出口,害怕他误会更深。

    司量顿时像个吃醋的小丈夫,捉住她的手问道:“那我算你的什么?”

    “情人?”还是男朋友?白语烟慌得脸红了,见他沉默不语,不知哪根筋搭错,竟从嘴里冒出两个字:“炮友?”

    “炮友?”这个词顿时令他脸色发黑,想到自己是一只天鹅妖,而她却是人类,顿时解读为她的轻蔑,他好恨黑寡妇把他的族人包括他都变成了天鹅妖,以至于现在遇到喜欢的女孩,却从骨子里觉得低人一等,可是如果对手是狼妖的话,既然大家都是妖,他有什么可自卑的呢?

    “唉,不是啦,患难之交!对,我们是生死之交……”白语烟还想继续说点什么,但忽然听到从狼穴里传出一声轻微的动静,她及时噤声侧耳倾听,但隔了好久却又没有声响了,只听得藏在草丛和树下的蜘蛛妖们大喊“狼来了”便见它们四散开来,纷纷逃难去了。

    紧随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清晰可闻的狼嚎,白语烟一惊,僵在原地不知所措,倒是司量立马反应过来,变成天鹅将她拎到树上。

    几匹壮实的公狼迅速占领了这片区域,像是为了宣布领地,它们又冲着天空嚎叫了几声,声声震耳,听得树上的人类女孩心惊肉跳,尽管身后的男性身躯惩罚似的把她的身体压在粗壮的树干上,她也忍耐着不叫出声,害怕成为这些来历不明的狼的猎物。

    过去都是在书本上欣赏狼的照片,亲眼看到狼这种活物是最近几天才有的经历,白语烟对这种生物还不太了解,那几匹狼在她看来几乎没有什么区别,都是灰色毛发里夹杂着黑色,就像凌警官变成狼时的毛色,上次寻找乌鸦妖时在树林里见过他,虽然光线不太明了,但他的绿眼睛和灰黑色毛发她却记得很清楚。

    难道这里面有凌警官?上回和凌宿借助他留下的尿渍找到了司量,却一直没再碰见他。

    白语烟寻思着从那些狼里寻找凌警官的身影,无奈它们的外形几乎无从分辨,尤其是对于她这样一个外行的人类来说,它们简直就是复制出来的克隆狼。

    这时,司量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同学的朋友也来了。”

    “啊?你认出来啦?是哪只?”她惊喜地扭头小声问他。

    “喏,那只正要进狼穴的。”话刚说完,他怀里的人竟从他和树干之间溜出去,还好被他及时揪回来,他忍住吼人的冲动,小声警告道:“是敌是友还待观察!你现在下去想给它们当食物吗?”

    “什么食物呀?他是凌警官!你是不是当了十年妖就忘记了有警察这种为人民服务的职业了?”白语烟被他的措辞吓到,义正言辞地反驳回去,有点压不住音量了。

    “十年妖……”司量气得脸都绿了,这个人类女孩多少次污辱他作为妖的状态,多少次以人类身份居高临下地对他明嘲暗讽,现在居然还天真地以为全天下所有的警察都是好人!

    当下他决定做一件事来防止脑血管被气爆,伸手揪住她臀部的布料,“刺啦”一声,连着裙子和内裤都扯下来。

    两条赤裸雪白的大腿赫然呈现在他面前,吓得白语烟猛用手捂住嘴,害怕一叫出声就被底下的狼妖看到她现在羞耻的模样。

    “……”这天鹅妖美男怎么干嘛这么凶,白语烟憋着怒气,不敢再冒出一个字。

    “哼!”司量嗤之以鼻,果断要求道:“乖乖呆在树上!”

    虽然不太情愿,但被他强拉着也没办法,而且地面看着离她好像也挺远的,这么跳下去不死也会残废,于是便打消了冲动的念头。

    眼看司量刚才指认的那匹狼从狼穴里出来,它的几个同伴纷纷化为人形,一个个结实壮硕,穿着黑背心和黑裤子,像训练有素杀手,有的准备柴草,有的开始用硬木棍在干木头上钻洞,有的时不时盯着狼穴里的动静。

    “这阵势是要点火吗?”她扭头小声地问旁边的人,见他脸色仍不好看,只好低头自个儿琢磨那些人的举动,只见他们生起一堆火之后,竟搭着干树枝打算把火引入狼穴中,白语烟顿时惊得张大嘴,扭头看司量,他却还是一脸淡定。

    “不好!他们是要烧凌宿吗?”她紧张地大叫,旁边的人却依然不为所动,只是淡然地看了她一眼,又转向底下忙碌作案的狼妖们。

    “哎!你要是不管,我可要自己去救人了!”白语烟使劲甩开他的手,抱着粗大的树干准备一点点往下挪。

    这回司量总算出声了,顾不得会不会惊动底下的狼妖就冲她吼道:“回来!一只独狼被它的族类秘密处死,有什么好救的!”

    独狼?什么意思?书上好像解释过独狼是狼群容不下、被赶出来后、自己在大自然自生自灭的狼,凌宿会是这样的狼吗?

    心里正琢磨着司量的话,脚底下忽然传来兽类低沉的咕噜声,一只只凶恶的狼仰着头咧嘴露牙,饥渴的喉咙等待着树上那毫无遮盖的阴部滴落香甜的甘泉。

    第四十七章 恶捅相溅布香湿

    “司量,救我,呜……它们要咬到我了!救我救我……”白语烟紧紧抱着树干,没命地往上爬,但上方的男子却冷漠地盯着她狼狈的样子。

    见树下几只狼妖凶猛窜上来的架势,司量才开口:“现在知道求救了?你还听不听我的话?”

    “听!听!你说什么我都听,拜托快拉我上去!”她哭喊着试图把双腿往上缩,害怕底下的狼妖在下一个跳跃之后就把獠牙扎进她的脚。

    司量用力握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扯就把这具半裸的少女身体拉上去,底下的狼妖努力蹦了半天却咬了一口空气,更加狂怒不甘

42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