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森林yu宠_高h 作者:午夜果果

39

      森林yu宠_高h 作者:午夜果果

    狼妖对她绝对不是普通的同学情谊。

    一想到有一个竞争对手,他的心就堵得慌,从小他便是族人尊敬和喜爱的贵族王子,任何喜爱的东西都是垂手可得,从来不需要花心思争抢,过去的十年,他独自生活在天鹅湖,也无欲无求,现在忽然喜欢上一个女孩,他竟不知从何下手。

    “好嘛,走——”白语烟答应着,又忍不住解释道:“他只是我高中学校里面的一个同学,我们平时不是很熟的,不过他帮我挡了黑寡妇的毒液,我怎么也得让他安全回家吧。咦?我干嘛跟你解释这么多呀,我们又不是什么关系……”

    后面几句虽然小声,但还是被司量听到了,他有些气恼地回头瞪她。

    这时,他们脚底下仿佛被什么东西支撑起来,两个人的海拔渐渐升高,低头一看,底下黑压压的一片竟神奇地加厚叠高,渐渐扩展成一张双人床的宽度。

    “女王大人,你们可以先躺着休息一下,我们会尽快到达目的地的。”底下的蜘蛛妖们及时发出贴心提醒。

    一提到“躺”字,白语烟的脸顿时又涨红了,她可不能再和这只貌美色香的天鹅妖这么近地躺在一起,第一次是因为春药,第二次可就不好解释了。

    她尴尬的回道:“我坐着就好,呵呵。”

    说着,她把手从司量的大掌中抽回来,找了一个离他有半米远的“床”角坐下来,司量也坐下来,看着她戒备的样子,又低头看自己下半身从肉里长出来的羽毛,心里流过一丝酸楚,没有再说话。

    然而,调皮的蜘蛛妖可不打算让他们这样平稳地度过这个旅程,左颠一下,右簸一下,又前后摇晃一下,“床”上的两个人便滚到一起,本能地抱住对方,以确保不会掉下去。

    白语烟先反应过来,及时推开眼前这个英俊唯美的天鹅王子,羞恼地朝底下的蜘蛛军团叫道:“你们不要演这种电视剧的老桥段好不好?好好走,要不然我就自己走路去了!”

    听着她嫌弃的语气,司量脸色阴沉,这个人类女孩好像恨不得跟他划清界限、撇清关系,完全忘记之前在芦苇房子里的鱼水之欢,也忘记之前是谁一次次帮她把身体里的棘刺取出来的。

    这次他终于按捺不住愤怒和不甘,拉过她的手臂,直接将她揽进怀里,狠狠压住那两片粉嫩的唇亲下去。

    “唔……”白语烟惊瞪着他,试图把头往下面的“床”陷去,但底下受压的蜘蛛妖偏偏顶着她的后脑勺,让她的唇更加毫无保留地送入司量口中。

    他不满足于单纯的嘴对嘴接吻,索性翻身压住她窈窕的身子,掀起她的裙摆,热切的唇依依不舍地离开那两片脆弱的柔软,迅速下移吸住她两腿之间的热源。

    “啊……不要吸!啊啊啊,好难受啊,司量……”

    第四十三章 正湿浆喃好锋精

    晨光和煦,轻抚着迷欲森林的每一寸,一道道柔和的  金丝倾洒在黑蜘蛛堆成的温床上,“床”上的男女在轰轰烈烈的欢呼声中再一次深入接触。

    “呜……不要!变态天鹅妖!你为什么这样?不要插进来,啊……”白语烟叫嚷着,下身却无意识地敞开,让饥渴张合着的小穴迎接陌生又熟悉的入侵者。

    司量只顾埋头品尝香甜的浆液,湿软的长舌钻入私密的甬道,刮弄着肉壁湿热的潮水,然而,舌尖却始终无法触及最深处的热源,他改以长指插进去,指尖摸索着湿滑的阴道寸寸深入,前方的热源正在召唤,手指根部却卡在穴口无法再深入,他把手指抽出来,又猛地插入,仿佛离子宫口更接近了,于是,他又抽出手指,再一次更用劲地插入。

    “啊、呜……啊、呜……”随着下体一抽一插的剧烈动作,白语烟发出时高时低的呻吟,被反复摩擦的阴道不断溢出香汁玉液,毫不吝啬地涂在入侵物上。

    “我想你没有忘记要和我永远在一起的誓言吧?”问着话时,司量已经将手指从她小穴里抽出来,两手轻轻捏住两片阴唇向两边拉开,凑过去朝着殷红的褶皱和藏在缝隙里的小穴吹气。

    “那……那是被你那些阴险的天鹅妖同类下了药才说的话,怎么能算数?”话刚说完,侵扰下体的力量突然撤走,一张愤怒的俊脸却窜到她跟前,吓得她屏息不敢出声。

    望着身下那张惊慌的小脸,打量着这具弱不禁风的小身板,心想她在妖孽出没的迷欲森林不知得被强奸多少次,可偏偏她杀黑寡妇时的果敢却与纤弱的外形相去甚远,她的心里装了狼妖、狗妖、甚至还有乌鸦妖,那他呢?

    司量不甘心地反问道:“那你为什么跑回来救我?”

    “因为你有危险啊,黑寡妇这名字一听就知道不是省油的灯……”说着说着,白语烟接收到灼热的注视,忍不住朝着那两点热源望去,是司量渴切的双眸,她愣了一下,急忙摇头:“完了完了,你不会以为我喜欢你才英雄救美的吧?”

    “英雄救美?你……”他索性沉下身子,压在她身上,任由下体已经膨胀的雄壮物戳进她两腿之间。

    “啊?又来?”白语烟惊得身子一个激灵,昨夜的第一次在春药作用下她迷糊中感受到的痛感是那么清晰,巨物贯穿下体撕裂皮肉的那种既痛又爽的体验令她既贪恋又害怕。

    “我可清楚记得你昨晚怎么求我整个都插进去的。”他稍挪腰身,硬热的阳具在她下体顶了一下,一手抚上她胸前的天鹅绒,从乳房上方的领口抠进去,天鹅绒稍微往下扒就露出早已挺立的乳头,粉嫩嫩的仿佛在召唤异性去玩弄它们,司量捏住她的乳头,轻轻揉捏提拉,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她昨夜迷醉的表情,眼里即刻盈满宠溺的微笑:“你还让我用力吸它呢!”

    白语烟心里一阵恐慌,急捉住他的手,但还是阻止不了他把另一侧的乳房也扒开来,两颗鲜嫩的大馒头仿佛飘着诱人的香气,招人上去咬一口。

    “你、你不会又要吸吧?”她想用手捂住两个乳房,他却轻易把她两手按到一边,完全掌控她的身体。

    “知道我有危险就跑回来了,说明你对我有感觉。”得出这个结论,司量心里忽然轻松了很多。

    “感觉?没有!我对你没有感觉!我说过换了别的动物有危险,我也会……”愤怒的话说到一半,她突然打住,后悔自己又在这只天鹅妖面前提“动物”,上一次这么说的时候他强吻了她,这次……

    她下意识地抿紧嘴,把脑袋往下面的“床”压去,司量却不急着侵略她的唇,双手握住她的肩膀轻轻一翻就令她翻身扒着,两颗乳房直接扑在由千万只蜘蛛聚集而成的床面。

    “感觉……很快就会有的。”他看了一眼“床”上蠢蠢欲动的蜘蛛妖们,可以想象她的两只可口的香软带来的诱惑。

    原本只是暴露在空气里的乳房,现在接触到的却是密密麻麻的蜘蛛群,它们无数条腿轻挠着香嫩的乳肉,瘙痒的感觉制造出无数串电流,沿着血管和神经瞬间传

39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