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森林yu宠_高h 作者:午夜果果

1

      森林yu宠_高h 作者:午夜果果

    內容簡介

    拿到大学录取通知的那一天,白语烟遭遇意外家变,为了找回诡异失踪的家人,她独自深入迷欲森林。

    两点之间线段是最短的距离,但在这条直线上却遇到前所未有的生物,进入森林的第一晚就遇到触手般淫恶无耻的荆棘妖。

    想洗去一身荆棘妖的污精秽液却遇到优雅绝美的天鹅妖,

    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突然变成一条狗冒出来,

    高中时霸凌过她的混世魔王也变成一匹狼尾随而至……

    各种森林动物的形象底下都是一只只淫妖邪怪,而这些妖怪不过是一个更险恶的远古妖孽统治下的小喽啰。

    记住,这不是什么荒野求生的故事,只是一部打野炮的黄书。

    章节标题多是脍炙人口的古诗句——分分钟让你记不起原句、满满的画面感让你想扔掉语文课本。

    高HNPHSM人獸靈異神怪

    前言

    上古时期,黄河泛滥,灾难无边,鲧治水九年无效而被流放,其子禹承接父业,治水十三年,终获成功。

    从此,远古人类开始大面积开荒,乱砍滥伐,过度放牧,激怒了大地之神。

    几千年来,大地之神遍布各地的眼线对禹的后代子孙秘密追踪,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在世界各地制造了一起又一起神秘而诡异的灭族事件,禹的后代子孙不断迁徙隐居、改名换姓,但还是无法逃脱千百年来的命运,直到疯狂的大地之神将禹的所有后代杀尽,诡异的事件才最终消停。

    然而,就在不久之前,大地之神的眼线发现了禹后代的最后一条血脉,这次的目标一如既往地隐姓埋名,还被狗妖一家保护着,于是,这场千年的复仇计划又一次无法避免地殃及无辜。

    PS:咳!以上只是正经的背景交待,后面将给大家带来不正经的故事。

    传说“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这个典故是为了倡导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精神——责任心和献身精神。个人认为这其中隐藏着更多不宜外传的真相,比如A.大禹喜欢打野炮,路过家门时直接在外面xxoo,当然不用入家门;B.大禹常年不在家,外面飘扬的无数红旗早已榨干他的精力,就算入家门也举不起来;当时的皇帝舜和大禹妻私通,大禹虽然知情却只能装作不知,戴着绿帽从家门口硬着头皮走过……好了,打住!再扯下去,大禹的后人要来骂我了。

    第一章 衫中相送霸

    “哥哥,我马上就回家,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宣布!”白语烟兴奋又新奇地翻看着手里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手机另一头的人都能感受到她甜甜的微笑。

    “我也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宣布,刚好下午没有门诊,我就请了半天假,等你,语烟。”手机那边传来一个温和的男性嗓音,最后那一声称呼软得几乎可以挤出水来,如果不是早已经习惯他的柔声细语,别人肯定会误以为他是她的男朋友。

    “毓城大学,唔啊!”挂了线,白语烟在手里的通知书上重重地亲了一口,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出毓城中学的校门。

    这时,校门的墙角缓缓走出一个高大精壮的身影,霸气的马丁靴呈八字摆开,修长的牛仔裤裹着结实有力的双腿,炫酷的腰带斜挂在腰间,紧贴着腹肌和胸肌的黑色背心完美呈现上半身肌肉群,不需要再往上看就知道来人是谁。

    凌宿!他藏在那里做什么?

    白语烟即时站住,迟疑着后退半步,警惕地盯着他那张痞气十足的脸,微长的短发在他颊侧轻轻拂动,散发着粗犷的野性,她永远不会忘记三年前刚入学就被他霸凌的事,虽然霸凌未遂,整个高中三年她对这个流氓都是避之唯恐不及,而结果也都成功地避开他,可现在这个祸害怎么又出现了?

    “真想做你手中那张通知书。”凌宿瞄了一眼她手里的录取通知书,目光炯炯地定在她脸上,长指点了点自己的唇,痞痞的微笑在唇瓣漾开。

    “下流、痞子!”白语烟顿时羞红了脸,动了动粉唇,没有骂出声,准备从他身边溜走,却还是被结实地截住。

    “听说你平时会看一些野外求生的书,要不要趁着大学前最后一个暑假去迷欲森林冒险?”捉她的举动遭到预期的挣扎反抗,凌宿望着她即将爆发的怒容赶紧松了手,在她快步离开之前迅速补充了一句:“如果有本事走出森林还能得到10万元奖金哟。”

    果然,巨大的金额让她动心了,纤瘦的身子在他身边停下来。

    白语烟盯着他递过来的白色小信封,没接手反问:“为什么选我?”

    “因为你地理学得好。”痞痞的笑意又从他嘴角漾开,抖了一下手中的信封,急切地催促道:“接着啊。”

    “鬼才信你!”白语烟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走,决定甩开这个校园混混,不料他又锲而不舍地追上来。

    凌宿打量她一身,短袖和裙子都没有口袋,只好抓起她的手,把信封硬塞到她手里那张录取通知书中间:“敢扔掉试试,别怪我用强!”

    闻言,怒火瞬间窜上脑门,白语烟索性把信封抽出来揉成一团砸在地上,瞪着他挑衅道:“这里可是学校门口,你用强试试!”

    “你……”怒火猛得窜上来,看她单薄纤瘦的身子,凌宿还是硬压下去,捡起她扔掉的那团信封扯直,抬起头再看她时又是轻浮的嬉皮笑脸:“那么期待我对你用强呀。”

    趁这个校园混混还没靠近,白语烟拔腿就跑,但没跑两步就被凌宿捉住,野蛮地拽向墙角,他两只手就轻易把她整个人固定在墙上。

    “放开我!色痞流氓!”挣扎了几下没用,白语烟只能怒瞪着他。

    第一次被家人以外的异性这么近距离贴着,身体分明感受到对方刻意施压过来的力度,明明不想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却还是控制不住脸皮发烫,和他接触的每一个部位都像被无数电流穿过,最后传到她的心脏,加速整个身体的血流速度。

    “哟,这样就脸红了啊?我还没亲下去呢。”他把她两只手拉到头顶,单手固定住它们,另一只手攥着信封捏住她的下巴。

    感受到下巴粗糙的纸质,白语烟有点后悔刚才那样冲动和他对抗,要是直接拿走,找个他看不见的地方扔了不就好了。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服软,胸前的薄衫就被长指掀开。

    “啊?你要干什么?不要碰我!不要啊……”她尖喊着扭动肩头,只觉得胸口一凉,信封已经被塞进她的内衣里,粗糙的边沿触及柔软的肌肤,刺激得粉嫩的尖端瞬间挺立,白语烟的脸色瞬间刷白了。

    这时,校园里有几个同学走出来,他们分明看到白语烟正在被欺凌,但碍于霸凌者过去的种种劣迹,他们只能低下头假装没看见,匆匆逃离现场。

    “再当着我的面扔掉试试,我可以换另一个部位放,反正你身上也不止一个敏感的部位,对吧?”目光下移,凌宿若有所指地盯着她裙摆下方。

    “放开我!凌宿!”白

1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