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一大盒子燕窝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 作者:巴西松子

第16章 一大盒子燕窝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 作者:巴西松子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作者:巴西松子

    “咱家怎讲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师喜欢让夫人伺候,以后夫人有什么需要添置的,可与鹰大说声,咱家会一一给夫人办置妥当。”封公公抛出橄榄枝,说道。

    楚月心说你这死太监可真是缺德,我家和尚那么好你还处心积虑想害他,面上笑着道:“大人实在客气,要是真缺什么,我会说的,没别的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夫人慢走。”封公公满意点点头。

    楚月回去后,封公公就回来回话了。

    听说她回去了,正在处理折子的和尚嗯了声。

    “主子爷,奴才听鹰大说了,奴才觉得夫人她身子底子也太虚了些,近来宫里新进了一批燕窝,主子爷,可要送些来?”封公公就小声问道。

    这也算是给那寡妇卖个好了。

    若不是跟了主子爷,燕窝这样的滋补之物,岂是她能吃得起的?

    和尚淡淡乜了他一眼,这眼神叫封公公有些心惊胆战,就听他主子道:“收起你那些心思,她跟旁的不一样。”

    “是,是奴才越矩了,还请主子爷恕罪。”封公公吓得赶紧跪下去,哪里还敢说什么?

    他想讨好楚月,那也得是建立在他主子爷看重她的份上,主子爷不看重,他还巴结个屁。

    心里也是后悔的,这是马屁拍到大腿上去了。

    “给她送一份过去。”

    封公公:“……”

    他看向正在处理折子主子爷,心说刚刚是不是他听错了?

    和尚没得到回应,便瞥了他一眼,封公公一激灵,连道:“奴才这就让人给夫人送一份过去。”

    没敢在继续打搅主子爷,他就爬起来退出房,然后悄悄吁了口气,咧嘴高兴起来了,看来,他这马屁没拍错。

    燕窝送来的时候,楚月嘴里吃着红枣,正玩投壶。

    琥珀给弄的,她说那些个运动不文雅,还是玩投壶好。

    楚月也觉得新奇,玩得也挺高兴。

    听到鸟叫声她就让琥珀继续玩,自己出来了。

    “大师给的。”鹰大将盒子给了她,说道。

    楚月也是没想到,这一次送来的,竟然是燕窝。

    “这燕窝乃是进贡之物,贵重得很,大师怎么送我这个?”楚月好奇问道。

    “大师说你底子虚,特地叫人买了给你补身子之用。”鹰大说道。

    “妾一介草芥出身,哪里值得大师如此待我?”楚月心说被上清观这么一闹,和尚对她更上心了呀,面上轻叹道。

    “夫人还有其他要说的没。”鹰大问道。

    “你帮我与大师说,妾已经学有所成,若是大师坐久了,肩膀有些酸胀,妾可以帮他缓解一二。”楚月说道。

    鹰大就回来转告了,封公公在一旁听着,等半天都没等到说些旁的,比如感动得心都要碎了什么的。

    看鹰大退下去,心说,这就没有了?主子爷送了那么贵重的燕窝,她就说给按摩按摩,就完事了?

    然后看向主子爷,主子爷并未有何表示,但是可以看出,主子爷是满意的。

    封公公特别想留下来看看那寡妇怎么伺候的,于是就道:“主子爷,奴才想留下伺候主子爷两日,后天再回去可行?”

    和尚嗯了声,并未多言。

    封公公就留下了,他要看看,这寡妇是怎么伺候的,他怎么有主子爷被当成冤大头的感觉?

    一碗香芋丸子换了一件貂裘,按两下摩,就可以换那么一大盒子燕窝?

    “父皇他身体可好?”和尚问道。

    “太上皇福太康安,就是有些想主子爷了,昨儿奴才代主子爷过去请安,还听太上皇说辛苦主子爷了。”封公公连忙道。

    “明年朕便可回去了,倒是还得让父皇再管一年朝堂事务。”和尚颔首道。

    “奴才回去了一定向太上皇请罪。”封公公道。

    隔壁山头上,楚月已经把燕窝浸泡上了,琥珀有些不明所以:“小姐,那位大师怎待你如此好?”

    “我做饭那么好吃,而且还给他洗脚按摩,说一句为奴为婢都不为过,他大概是找不到一个像我伺候得这么精细的吧。”楚月说道。

    为了把人追到手,她也是舍得把脸给扔了呀。

    “什么?”琥珀却是目瞪口呆,她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她家小姐千金之躯,竟然去给人家当洗脚婢?

    这等粗活,连她都是没干过啊!

    “好好的,你哭什么呀。”楚月楞了一下,掏出帕子给她擦眼泪,说道。

    “小姐,你怎么能做这些事,给人做饭本来就够委屈你的了,怎么还能去给人洗脚?”琥珀泪流满面道。

    楚月心说和尚他已经是我的盘中餐了,吃掉他是迟早的事,算是我男人了,我给我男人洗个脚怎么了?

    但是白骨精勾搭和尚这事可是不好说,琥珀三观经不起她这等摧残打击,只得说道:“琥珀,你可听说过职业不分贵贱,劳动最光荣的话?”

    “没听说过,奴婢只知道,小姐你千金之躯,哪怕是将奴婢卖了,小姐你也是不能去做这种事的。”琥珀抹泪道。

    “卖了你我可舍不得。”楚月点了点她鼻子,笑道。

    琥珀恳求道:“小姐,你别去干这种事了,要不然,就让奴婢去干好了。”

    楚月心说那可不行,道:“琥珀,你就想开点吧,咱主仆俩现在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了,我也没有把自己当丞相府的嫡小姐了,我就是一个寻常的,被夫家所厌弃的妇人,我要是不自力更生,我们俩个都得无立足之地,我得了这些好处,自然也是要干活的,这世间安得两全法?得了好处却不干活,这不真成了静勉师太口中的人了吗?”

    “可是这样的活……”

    琥珀还没说完就被楚月打断:“我现在得的,都是我干活换来的,我觉得很安心,我干活得来的报酬,再不是以前那样是靠府上给予,她们给什么我就得接什么,不管好坏,且还只能有感激不得有抱怨。”

    琥珀知道自家小姐自小过的日子,心酸之余,也是接受了这个说法,但也道:“可小姐也不能这么一直干下去呀。”

    “当然不这么一直干了。”楚月道,等她把和尚勾搭到手了,到时候就该论他给她洗脚了。

    “小姐有何打算?”琥珀忙道。

    “咱先攒个本钱,到时候去雇几个绣娘,开个绣庄,总归日子不会差到哪去。”楚月说道。

    校园港

    恋耽美

第16章 一大盒子燕窝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