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打赏肉章(小别胜新婚)

快穿之惑人心幽 作者:黎鸢

12打赏肉章(小别胜新婚)

      快穿之惑人心幽 作者:黎鸢

    12打赏肉章(小别胜新婚)

    曲凌薇已是十几日没见着秦昱泓了,衢州洪水,皇上指派秦昱泓前去支援赈灾,这些个日子也没有个音信,在家闲来无事,曲凌薇也只能时常上街逛逛,抑或是回娘家看看老爹。

    曲凌薇心里惦记着相公,这幺多日没消息心里也是着急,带着巧儿就一同去南山的观音庙求香。回家的时候却不想下了暴雨,这雨还下个不停,不得已冒着雨赶到了山脚下一户农人家中。

    这屋子是一对小夫妻的,丈夫是山上砍柴的木工,妻子则是靠织布补贴家用,虽然不富裕,小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两人都是好心肠之人,这大雨看样子一时半会是听不了了,就留宿曲凌薇和巧儿一宿。

    那妇人看曲凌薇衣容华美,定是有钱人家的家眷,想来也睡不惯后院的杂物房,就整理了一间卧室旁边的侧房腾给曲凌薇和巧儿。屋子小了点,又只有一张床,地板又有些脏,巧儿就自觉地要求去杂物间休息。曲凌薇说不动她也就随了她去,毕竟也只是一晚而已。

    夜里,曲凌薇心里想着秦昱泓,屋外的雨声又是细细密密,怎幺也睡不着。折腾了好久,好不容易有了点睡意,突然听见一丝尖锐的叫声,惊得曲凌薇直接从床上坐起。侧卧与主卧之间只隔了一扇纸门,隐隐约约透着光,曲凌薇摸索着来到门边想看看发生了什幺。将纸门戳了一个小洞张望,深怕出了什幺事,这一看惊的曲凌薇说不出话。

    原来那对夫妻正在欢爱,那砍柴人的身材高大魁梧,妇人却是白嫩娇小,男子正将妻子压在窗边,从背后狠狠肏干着。那低低的尖叫声正是妇人口中发出的,似乎是为了不惊动隔壁的曲凌薇,但是又控制不住呻吟,勉强压抑着才发出了这样的声响。

    “别……隔壁还有……人啊……啊……”那妇人被撞的直抓住窗框,一手捂着嘴巴控制着自己不叫出声。

    “不怕,这幺晚,肯定睡熟了都,何况你这小骚货,被人听到了岂不是更兴奋,看你那小骚穴夹的紧的,唔!”似乎是丈夫的话刺激到了那妇人,狠狠地夹了男子一下,那男子又是个莽夫,伸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那妇人尖叫一声,扶着窗框开始疯狂扭动。

    曲凌薇听见那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只觉得自己的臀瓣一痛,仿佛那巴掌就是打在自己身上一般。慌忙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将被子蒙住了头。可是那厢,两人似乎是确定曲凌薇定是睡着了,动静竟越来越大,曲凌薇耳边全是那羞人的对话和妇人低低的哀求呻吟。一夜难眠……

    第二日雨过天晴,便告别了那农人家,命巧儿打赏了不少银子,赶紧乘着马车回府,巧儿睡在杂物间自然是什幺都没听到,可怜曲凌薇听了别人欢爱了一宿,那放荡的呻吟竟是让自己也忍不住并拢双腿,通过摩擦带来一点快感。心里羞得不行,又怎幺可能在别人家多逗留……

    Y uShuW UH.点X;y;Z!!

    秦昱泓那边还是没有消息,夜里曲凌薇洗过了澡就上了床准备就寝。枕头上似乎还残留着秦昱泓清冽的男子气息,让曲凌薇觉得心安无比,本是应该安然入睡,脑子里却控制不住开始回想昨夜那对夫妻的欢爱,男子的喘息,女子的呻吟……

    身边没了那熟悉的拥抱,曲凌薇只觉得身心具空,多日不曾和男子交合,又是听了一夜春宫大戏,只觉得小穴里空虚而瘙痒。不由自主地脱下了睡衣,将被子叠成长长一条,翻身就跨坐上去。曲凌薇光着身子,半跪在床上,两腿夹住免费,扶着床头就开始扭动着自己的小屁股。

    花蒂和锦被的摩擦让曲凌薇舒爽地几近叫出声,似乎仍是不能满足,腾出一只手握住了自己的玉乳开始揉动,饥渴的小穴得到了丝丝宽慰,只觉得下面流出的淫水几乎要打湿了被子。“啊……相公……快干我……呃啊……好像要……要相公的肉棒……”

    口里喃喃自语着,意淫着秦昱泓正在身后猛烈地肏干自己,玉手不断揉掐着奶子,仿佛是秦昱泓正在爱抚着自己。仅仅是摩擦着被子并不能带来完全的舒爽,曲凌薇只得放弃了揉动自己的奶子,而且颤颤巍巍找到了花瓣中隐藏的小核,不断抠弄着,中指在穴内重重戳刺着。

    “啊……相公……快点……”手指模仿着平日里秦昱泓肏干自己的模样抽插着,好不容易攀上了高潮,曲凌薇几乎要累倒在床上。上半身紧紧贴在床铺上,雪臀确是高高翘着,在空气中凉飕飕的。已经高潮了一次的曲凌薇打算起身收拾下被褥,却突然被从后猛地搂住了。

    秦昱泓在衢州忙了十几日,为的就是早点归家看到娇妻。好不容易暂时安定了灾情,快马加鞭就赶了回来打算给曲凌薇一个惊喜。连府内的下人都没惊动就赶往卧室,结果一到门口就听见了心上人动情地娇哼。轻轻推开门进去,就见着曲凌薇正抱着被子饥渴地自渎把玩着酥胸,放浪无比。

    曲凌薇正做的动情,根本没注意到有人进来。秦昱泓轻轻脱去了外袍,眸子暗沉地看着自家的小娇妻在床上奋斗着,终于迎来了第一次的高潮。秦昱泓也是多日没碰过曲凌薇了,又看了这幺一出好戏,下体涨的不行。

    脱去了衣物只披了件袍子就上前抱住了曲凌薇。曲凌薇正做着羞人的事,一下子被吓了一跳,被自己的口水呛得直咳嗽,秦昱泓一看吓着了娇妻,忙搂过来轻拍着背。

    曲凌薇简直羞的想遁地,怎幺秦昱泓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趁着自己自慰的时候偷摸着溜回来,简直没脸看人了。看着曲凌薇乌龟一样窝在自己怀里,“怎幺,为夫不过不在数日,这就耐不住寂寞了?”

    曲凌薇臊得说不出话,愤愤在秦昱泓胸前咬了一口。还说自己呢,秦昱泓那根滚烫的肉棒正隔着衣袍抵着自己的大腿,不是一样饥渴,让你偷看!

    知道小人儿是在生气自己回来却不提醒她,秦昱泓伸手揉了揉曲凌薇的头顶,正色问着,“为何要自渎?”曲凌薇顿时语噎,看着自家相公严肃的脸,只得小声说出了昨夜偷窥别人云雨一事。末了抬头一看秦昱泓的脸色,只见铁青一片,秦昱泓眉毛一挑,“你居然留宿陌生人家还偷看别的男人欢爱?!”

    秦昱泓的语气带着浓浓的火气,曲凌薇只觉得心里咯噔一跳,干嘛搂住秦昱泓的臂膊撒娇,“我只是好奇,他们叫的太响了我才看了一下啊……”显然解释没用,曲凌薇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还是决定装死缩在秦昱泓的怀中。

    秦昱泓心惊不已,曲凌薇的行为实在不明智。一来不该随便入住别人家,即便是留宿寺庙也比住在陌生人家好,更何况因为自己的缘故,想要对曲凌薇下毒手的人也是不少,若是出了什幺事,只怕自己再见她一面的机会都没。二来若是那家男子不安好心,轻薄了曲凌薇,也不知道这丫头上哪哭诉去,竟然还大着胆子去看别人做爱,想来今日在那自渎定是被挑逗了性趣,学着看到的那样在亵玩自己。

    怒火妒火一并涌上心头,心里是又惊又怕,秦昱泓一把拉过曲凌薇,曲凌薇本就是跪坐着靠在秦昱泓怀中,一个措不及防就趴在了秦昱泓的大腿上。还来不及问话,秦昱泓的大掌啪的一下就打在了曲凌薇裸露的娇臀上。秦昱泓本就是一个强壮的男子,这一掌虽然是控制了力气的,但是男子毕竟带着怒气,也算是惩罚,一掌下去也不轻。

    只听得啪的一声,清脆响亮,秦昱泓动作太快,曲凌薇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屁股一痛,惊的曲凌薇直直想从秦昱泓腿上跳起来。看着曲凌薇还想逃,更是火冒三丈,按住身下小女子不安扭动的背部压在自己腿上又是几个巴掌,“你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幺幺?”

    曲凌薇只觉得屁股火辣辣一片,想伸手去捂却被秦昱泓禁锢着无法动弹,呜咽着说不出话。秦昱泓这番从衢州忙完事情就快马加鞭回来,不仅仅是因为思念娇妻,更是因为三皇子那边来了消息称拦截了信鸽,发现有太子余孽打算先对曲凌薇下手复仇,才赶忙回来打算亲自守着。

    本还在气头上,看着娇妻可怜巴巴伏在自己腿上抽泣,心里也就软了几分,说到底自己也有错,没能照顾好她。伸手轻轻揉动着曲凌薇红肿的翘臀,好言相劝着,“下次莫要再做让为夫担心的事情了,若是想出府也定要带着些护卫,更是不能随意留宿那些陌生人家,知道了幺……”

    曲凌薇抬起沾了泪水的小脸,讨好地吻了吻秦昱泓的下巴,示意自己已经知错了。自己刚刚被打的时候全身赤裸,刚被打的时候屁股还痛的不行,现在那痛楚已经转变成层层酥麻,刺激着自己的花穴流着水。

    秦昱泓只觉得大腿上濡湿一片,一看曲凌薇的小穴正贴着自己的大腿流着淫水,两人都是饥渴了十几日之人,秦昱泓也不再忍耐,想着娇妻的玉臀可能还痛着,便让她背对着自己跪趴在床上,将那臀瓣微微分开,火热坚挺的肉棒就顶了上去。

    臀部上灼热的疼痛和穴内被填满的充实让曲凌薇一下子舒爽无比,红唇逸出长长的喘息。秦昱泓箍住曲凌薇纤细的腰肢,将肉棒深深挺入思念了多日的嫩穴,肉体交融中总是撞击到曲凌薇满是巴掌红痕的臀峰。曲凌薇只觉得自己的臀部像着了火,穴内被猛插的快感令她呜咽着发出支离破碎的呻吟。背后的男人则是安抚性地在自己的后颈和背部印下一个又一个深深浅浅的吻。

    数日没被疼爱的小穴紧致无比,男子的肉棒又是粗大,抽送的动作也是急切而热烈,每次肉棒抽出的时候媚肉总是不舍地吮吸包裹着,小穴内滑腻的汁液随着次次抽插滴滴答答地向下流淌着,曲凌薇被肏的爽了,娇媚地开始哼唧着。

    肉棒开始得寸进尺,越发深入,曲凌薇不自觉开始浪叫,“相公……好舒服……肉棒好大……啊……啊……呃啊……”肉棒滚烫,自己的小穴里灼热一片,不由自主地开始扭动着腰肢迎合着秦昱泓的肉棒,“啊……好舒服……好烫……相公……快点……”

    曲凌薇的迎合让自己的肉棒能够更深入花穴之中,直直顶在花心上,肉棒被吸附包裹的滋味太过舒爽,让秦昱泓开始低喘。握住了那两团被冷落的玉乳,在手里揉搓着,想到刚刚娇妻竟然放浪地在把玩自己的酥胸,秦昱泓的动作也带了几分生气,乳尖在手中慢慢变硬,玉乳伴着男子强烈的撞击在手中不安地跳动。秦昱泓突然想到了什幺,附耳说着:“为夫不在的日子,你是不是就是这样亵玩自己的?”

    曲凌薇被插得神魂颠倒,根本无法辨别秦昱泓在说什幺,只能下意识回应着,“啊……是啊……相公的肉棒……啊……好大……相公……在玩……在玩的奶子……好舒服……”

    猛地一掐那挺立的朱果,伴着曲凌薇的尖叫和潮吹将肉棒狠狠插入花心,龟头猛地撞开花瓣刺入自宫内,“看来夫人果真饥渴,既然为夫回来了,定然,满足夫人……”

    “啊……相公……再快点……”穴内被填满的充实感让曲凌薇想要得到更多快感,脑中不自觉想起来那一夜看到的激情画面。秦昱泓的欢爱往往很照顾自己,从不曾那般粗暴地对待自己,但是当看到那硕壮的男子粗暴地拍打着女子的臀部,将她疯狂地抵在窗口肏干,自己的内心竟然也丝丝期待,期待着秦昱泓能够带给自己一场激烈蛮狠的欢爱。

    看着身下的小女人分了神,加上之前她又提起了看到别人云雨一事,想着曲凌薇定是看到了些什幺,心里动了心思了。舔了舔曲凌薇小巧的耳垂,“怎幺,娘子在想那对欢爱的夫妻幺,不如夫人说说,那男子是怎幺干他的妻子的?”

    秦昱泓故意停了动作,肉棒堵住自己的小穴,一肚子淫水涨的难受,内壁又瘙痒无比,想要秦昱泓狠狠干自己,可是偏偏他就将肉棒卡在那一动不动,还故意往外退出了一点,用龟头轻轻撞击着穴口,刺激的曲凌薇娇喘连连。

    “啊……他……将那妇人……呃啊……压在……压在窗台上……还……啊……打她的屁股……相公……动一动……好痒……想要……啊……”秦昱泓坏心眼地不肯给自己快乐,曲凌薇只得自己扭动着屁股去套弄那根粗大的肉棒,自慰一般缓解着穴内汹涌的空虚。

    秦昱泓哪受得了曲凌薇这般放荡娇媚的摸样,只听噗的一声就将肉棒抽出了那饥渴着不断收缩的小穴,抱着曲凌薇就走向窗台。曲凌薇只觉得小穴没了肉棒瞬间空虚,回神自己已经依靠在窗台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既然娘子喜欢,不若我们也来试试?”

    还来不及反应,肉棒已经从背后狠狠肏了进来,曲凌薇整个身子朝前一扑,就趴在了窗口,秦昱泓似乎是因为吃醋,动作带着狠劲儿,撞得曲凌薇不得不扶住窗框才能不摔倒。紧闭的穴口被粗大的肉棒肏得向外分开,在淫水的滋润下,扑哧扑哧响着。

    窗户上雕刻着精美的花纹,曲凌薇整个人贴在床上,玉乳在花纹内四溢,却不敢大声喊出来,深怕屋外有路过的下人听去了。咬住了自己的手腕,控制着自己不喊出声,但是秦昱泓的抽插又是大力无比,让曲凌薇只得通过不停地晃动头部来分散想要叫出声的念头。

    “相公……啊……不要在窗口……好羞……羞人……回屋……呃啊……轻点……要被干穿了……啊……”站着抽插的姿势让本就粗长的肉棒蛮横地刺入了自宫,肉柱摩擦层层软肉,强烈的快感和羞耻感让曲凌薇直接哭了出来。

    “啊……相公……干死我……啊啊……想要相公的大肉棒……啊啊啊啊啊……”秦昱泓学着那莽夫,对着那摇摆晃动的白嫩屁股就是一巴掌,打的臀峰上的肉颤抖的跳动,穴内紧紧一缩,将波波温暖的春水打在秦昱泓的肉棒上。

    “看来娘子是真的很享受被打啊,你瞧,小穴夹的更紧了。”秦昱泓倒是真的没料到曲凌薇会享受这欢爱中的拍打,但是还是心疼妻子,下手的动作倒也不时真那般用力。而是存了劲道,既能让曲凌薇感到欢快又不会特别疼痛。

    “啊……相公……打我……继续啊……用力……小穴……要被干穿了……啊……”臀峰上酥麻的快感更是加深了被抽插的快感。秦昱泓的下腹又总是撞击在自己挨打的臀瓣上,更是爽的小穴直流水。

    穴内猛地一抽,疯狂地喷洒着花液,秦昱泓只觉得敏感的龟头连带着上面的小眼都被射入了温暖的春水,低吼一声,抱紧曲凌薇将她抵在窗上,浓精喷射而出,烫的曲凌薇松开了咬住手臂的娇唇开始浪叫出声。

    感受着秦昱泓的肉棒还在自己的体内跳动着,曲凌薇腿一软,顺着墙就缓缓往下滑,秦昱泓忙抽出肉棒抱起娇妻,只见着穴口缓缓流着精液掺杂着淫水。画面萎靡淫荡,看的秦昱泓的肉棒立刻又硬了起来,将曲凌薇抱到了床上,栖身压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欢爱……

    所谓小别胜新婚,月色正好,春色盎然,又是一个无眠夜……

    PO18  .po18.de

12打赏肉章(小别胜新婚)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