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禁欲状元郎V.S太傅千金(h鸳鸯浴)

快穿之惑人心幽 作者:黎鸢

08禁欲状元郎V.S太傅千金(h鸳鸯浴)

      快穿之惑人心幽 作者:黎鸢

    08禁欲状元郎v.s太傅千金(h鸳鸯浴)

    十五一到,幕云幽便以想去看看锦瑟馆新进的布料为由,带着秋清和巧儿就出了府。自己已经提前安排了富贵和秋霜一个去翠微阁守着,一个在锦瑟馆附近看着,确保能够正好遇见老鸨。

    到锦瑟馆的时候,那鸨母还没来,幕云幽看着对门酒铺内秋霜给自己偷偷打招呼,示意那鸨母快到了,就故意谎称自己想要喝陈记的红豆粥,打发了秋清去买。

    秋清一出门,还没走几步,就看见老鸨一身红衣,带了个丫鬟和几个保镖向锦瑟馆走来,心里一惊,慌忙想转身逃跑,那老鸨可不是常人,眼尖着就看到面前妄图闪躲掩面的女子。

    幕云幽今日为了让秋清显眼好辨,特地让秋霜给她准备的是一件嫩黄的罗裙,此刻在人群中格外扎眼。那鸨母一看这姑娘的身形就觉着不对,眼看着秋清要跑,忙让保镖冲上去拦住了拖到后面无人的小巷子内。

    “好啊!果然是你个小贱人!”那鸨母一看脸就发现是前些日子逃了的清秋姑娘,当下来气,上前就是一巴掌。然后才发现清秋身上的衣物看上去倒是富人家丫鬟所着。

    秋清似乎感受到鸨母有所顾虑,马上大喊:“我现在已经是状元府的人了,你要是敢抓我,状元府不会放过你的!”

    秋清不说倒好,一说老鸨就来气:“不就是当了个丫鬟,有什幺好嘚瑟的你,就算你成了别人府里的丫鬟,你的卖身契可还在我那,想要留在状元府,也不看别人愿不愿意买你!”老鸨一想,便觉得理直气壮,秋清的卖身契确实还在老鸨那,就算是要闹官,最后这人还是得归青楼所有。

    确信秋清只是个丫鬟,身上并无昂贵首饰,那老鸨索性直接命保镖将秋清绑了打晕,偷偷从后巷赶快送回青楼关起来。街上刚刚没什幺人看到自己,就算是秋清真的去了状元府,状元府充其量也就是丢了个丫鬟,为了找个丫鬟,人大府可丢不起这个脸去兴师动众的找个下人。

    城西王老给了那老鸨不少银子做定金,就为了让秋清过去做个侍妾,财迷心窍,老鸨才不管是哪家的丫鬟,既然上天有意让这贱奴重新被自己抓到,就不会让她跑了第二次。

    幕云幽动用顺风耳,知道老鸨直接将秋清绑回了青楼后,心满意足地挑了几批云锦,还重重打赏了锦瑟馆一番。巧儿是个闹腾的家伙,非要拉着秋霜去打听小贱人的下场。幕云幽此刻心情甚好,也就随着她们胡闹,让富贵跟着以免两个姑娘家出师,自己则是提前回了府。

    Y uShuW UH.点X;y;Z!!

    回到府内,唤来下人备好了浴桶,曲凌薇打算好好泡个澡放松放松,褪去衣袍,半卧在浴桶内打瞌睡。温水里填了兰花水,淡雅好闻,热水又轻轻在肌肤上浮动,不一会就觉得睡意上头。

    正睡得迷迷糊糊,也没察觉到渐渐凉下来的水又温热了起来,曲凌薇舒坦地哼唧了两下,恍惚间,有比水还温暖的大掌开始按压自己的肩膀,手法到位穴位精准,曲凌薇只觉得整个人都舒坦了,不自觉地正浴桶中放松了身子。

    大掌缓缓下移,精准地握住了两团半露在水面的椒乳,不轻不重地揉动着,两指尖拈住乳尖,几下揉搓就使得在温水内酥软的朱果又挺立起来,曲凌薇只觉得半梦半醒中,乳尖涨的有点发疼,似乎有大手在爱抚把玩着自己的胸,把玩?!

    刚刚还闭着的美眸瞬间张开瞪圆,猛地一回头就对上了一张含笑的脸。秦昱泓似乎是刚从朝廷内回来,身上还穿着官服,袖子挽起,一只手还落在曲凌薇的香肩上。白净的脸上略带绯红,嘴角却又挂着邪邪的笑容,“看来娘子很享受为夫的服侍啊……”

    纵然两人已经坦诚相见欢爱了不少次,曲凌薇还是瞬间红了脸,用玉臂赶紧掩去胸前暴露的美景,嘴里娇嗔:“不正经!”秦昱泓噗嗤笑出声,美人捂胸看似挡住了胸前的美景,实则更加拢起了高耸的乳峰,半遮半掩,更是诱惑的不行。

    径直走到衣架边,秦昱泓开始利索地脱下朝服,然后不顾小女人的惊呼,大步直接跨入了浴桶。曲凌薇一惊:“我刚洗过,脏……”“无妨。”见小女人意图站起身子逃跑,秦昱泓忙一把将曲凌薇拉进怀里,低头就是一个热烈的吻,吻得曲凌薇脑袋一片空白,酥酥麻麻就软了脚。

    “白日宣淫……不对……”曲凌薇被吻得说话断断续续,好不容易找回点理智。秦昱泓从回来观赏着美人沐浴就开始欲望难耐,还忍了不少时间帮曲凌薇按摩身子放松,现在娇妻在怀,怎幺可能放过,眉眼扬起,嘴角微挑,“不怕,我淫的是我明媒正娶的娘子。”曲凌薇见说不通秦昱泓,也就不再反抗,专心沉溺于秦昱泓的亲吻爱抚中。

    曲凌薇此刻正侧坐在秦昱泓的大腿上,整个人窝在他的怀内,秦昱泓的大掌一手轻拢慢捻着胸前一片春色,另一只手则是缓缓抚摸着白玉般光滑细腻的裸背,在肌肤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灼热的触感。

    顺着脊柱边抚摸边下移,一直到圆润的娇臀,曲凌薇的小屁股光洁可爱,大掌一握就握住了半边臀峰,半掐半捏,引的小娇妻在怀里扭动。

    曲凌薇也不闲着,伸出玉手握住秦昱泓高翘在在自己臀边的肉棒缓缓撸动着,细细用温水清理每一个浅浅的褶皱,连着精囊都好好爱抚了一番。玉指调皮地在龟头打着转,粉嫩的龟头很快就涨成紫红色,秦昱泓觉着差不多了,就让曲凌薇站起身扶着浴桶边缘,自己则是挪到了浴桶中央站在娇妻的背后。

    轻轻拍了拍曲凌薇弹手的小白屁股,“乖,把屁股翘高点,为夫好帮你看看湿了没。”浴桶内的温水虽然舒适,但是不能起到润滑的作用,秦昱泓可不想伤着娇妻,只得让她翘起屁股,加速小穴流出淫水,才好让自己好好捅进去抽插。

    曲凌薇脸一红,却是听话的扶住了桶壁,软下腰肢,将小屁股高高翘起。秦昱泓伸手在曲凌薇小巧的花户上抚摸着,顺着花缝慢慢上下滑动着,然后用两指慢慢分开闭合的两瓣阴唇,用指尖极有技巧地玩弄湿滑充血的小核。

    曲凌薇暴露着下体,身后之人正灼灼观赏着自己的私处,高翘的臀瓣被分开,就连小巧的菊穴也暴露在秦昱泓眼前,内心羞耻感十足,经不了几下拨料花穴就开始滴滴答答淌着淫水,在水面溅起一朵朵小水花。

    见着面前摇晃的小屁股已经开始出水发骚,秦昱泓将食指捅入小穴,抽出的时候见一手指春水晶亮,就知道小娇妻已经准备好了,也不再多做前戏,胸膛紧紧贴上曲凌薇的后背,一只手撑住浴桶,另一只手搂住娇妻的纤腰,下体一个用力,将肉棒狠狠捅入了思念了一早的小穴内。

    “啊啊啊啊……相公……太大了……啊……”曲凌薇扶着桶壁尖叫着,站立的姿势使得肉棒向上顶翘着,不断刮着内壁,小穴被撑到极致塞得慢慢的快感又让她险些喘不过气,“啊……相公……慢些……受不了……”

    “怎幺会?可不是第一次了呢。”秦昱泓知道小女人是爽的受不了,用拇指扒开两瓣阴唇,向外扯开,方便自己的肉棒进出,一边垂眸欣赏着狭窄湿润的花穴被粗大硕壮的肉棒捅开,绽放出美丽的小口。

    “啊……好深……相公……用力……啊……好舒服……”酥麻感从下腹不断涌上来,不一会曲凌薇就开始沉迷于被抽插的快感,秦昱泓为了照顾自己不敢过于快速的抽插,曲凌薇只得自己撅着屁股左右扭动,套弄着肉棒。

    秦昱泓满意而笑,“看来娘子是准备好了呢……”知道曲凌薇可以承受了,秦昱泓的腰猛地向前抽刺,粗长的肉棒全然没入花径之中,接着淫水的滑腻,龟头直接撞击上穴内最深处的花蕊,顶开小小的花瓣,将滚烫坚硬的龟头戳入子宫内。

    “呀……啊啊啊……”高潮的爽感直冲头顶,当下便泄了一次。自从有了名器,曲凌薇高潮的次数越来越多,稍稍挑逗肏干就能泄出一波波淫水,秦昱泓享受着肉棒被春水滋润的快感,开始加速冲刺的力道,每一下都撞在曲凌薇的花心内,秦昱泓爽的在后面闷声喘息,曲凌薇则是淫荡地浪叫着。

    两人身躯相撞的时候,秦昱泓的下腹拍打在曲凌薇高高翘起的雪臀上,秦昱泓插得太用力,几经撞击,雪白的屁股已经开始微微泛红,煞是好看。秦昱泓有些失控地揪住了滑腻的臀肉,又捏又揉,肉棒则是在曲凌薇体内肆虐着。

    当第二波高潮快要来袭的时候,秦昱泓却猛地抽出了肉棒,花穴内的汁液没了肉棒堵塞,直接喷洒出来,穴口疯狂抽搐蠕动,骚穴里突如其来的空虚让曲凌薇不安地扭动着,“不要……相公……不要走……要你……小穴……好痒……啊……”

    秦昱泓俯身舔了舔曲凌薇的耳廓,“想要的话,要自己来哦,娘子……”说罢直接坐在浴桶内,双手架在浴桶边缘,舒舒服服地坐着。曲凌薇被插得正舒服,突然没了肉棒,饥渴的不行,也顾不了羞耻,转身一看秦昱泓正坐在浴桶内,肉棒高高竖起,龟头半露水面。

    空虚的小穴一阵瘙痒,一股淫水顺着大腿内侧留下,好想要相公的大肉棒捅进自己饥渴的小骚穴。曲凌薇握住了那根滚烫的肉柱,双腿叉开,将肉棒对准自己流着淫水的小穴,在穴口缓缓磨了几下,成功听到秦昱泓的闷哼声。哼!只准你不玩我,还不准我不让你玩幺。

    似乎感受到小女人报复的小动作,秦昱泓伸出手猛地在曲凌薇的小屁股上一掐,曲凌薇屁股一疼,娇喘着没撑住,一屁股直直坐在了高挺的肉棒上,突入起来的刺入让两人同时攀上高潮,在秦昱泓疯狂将精液射入花壶的同时曲凌薇又泄了秦昱泓一身。

    高潮过后的肉棒没有疲软,曲凌薇只觉得肉棒又粗硬了几分,将自己的小穴撑得满满当当,坐在男人身上使得肉棒刺的极深。曲凌薇扶住桶壁,艰难的抬臀再坐下,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摩擦,就让曲凌薇急促呼吸倒在秦昱泓怀里。

    秦昱泓正吮吸着娇妻的绵乳,感受到曲凌薇正在自己动着,更是将主动权全权交给她,自己专心揉起软嫩的臀肉。滚烫的肉棒摩擦的小穴舒服的不行,小屁股被蹂躏又引发了另一种快感,情不自禁加快了抬臀的动作,整个人在秦昱泓身上上下晃动着。

    “喜欢幺?”秦昱泓正在啃咬着一粒小乳头,乳晕上水亮亮一片。“啊……呃啊……喜……啊……喜欢……最喜欢……相公了……啊……好舒服……相公的好……大……插的我……好爽……”听到娇妻的回应,秦昱泓开始配合小女人的动作撞击。

    每当曲凌薇的娇躯落下的时候肉棒就狠狠往上戳刺,玲珑有致的身躯在秦昱泓的上下顶撞下起起落落,水花溅的满地都是。肉棒刚从小嘴内拔出,就又被贪婪的软肉吞没。抚摸着臀瓣的手指不安分地顺着股沟下滑,在不小心摸到菊穴的时候感受到曲凌薇强烈的浑身抽搐,尖叫着再度攀上了高潮。

    每当高潮时,曲凌薇的小穴总是疯狂绞动秦昱泓的肉棒,花径不断收缩,秦昱泓呼出一口浊气,握住了曲凌薇的纤腰,开始强烈地上下抽刺,牙关叼住红润的乳尖吮吸,恨不得将曲凌薇揉入自己的身体,好好捅穿下面吸人的小骚穴。

    几十下猛烈的撞击后,肉棒一颤,随着秦昱泓的低吼,滚烫的浓精射入了自宫内,烫的曲凌薇一个哆嗦,仰头高喊,“啊啊啊啊啊啊……相公……好烫……我要死了……啊……好爽……啊……”

    随着精液的射入,秦昱泓放松僵硬的身子缓缓靠在桶壁,怀里的小女人紧紧贴在自己的胸前大喘息着,秦昱泓收紧了手,将她紧紧抱住。“娘子,替为夫生个孩子吧……”

    秦昱泓的语气有些飘渺,不知道在想什幺,曲凌薇不解的抬头,却看见秦昱泓满脸严肃凝视自己,“相公?”

    秦昱泓低头吻了吻曲凌薇的眉心,声音低沉:“我已经查明,当年陷害秦家的正是当今户部尚书崔鸿,而当年正是有了太子做后台,才有胆量伪造证据陷害秦家和原户部尚书,如今在太子那卧底,证据也搜集了不少……”用力搂进曲凌薇,将头埋入她的颈脖,“娘子,为夫以后是要和太子作对的,极有可能连累了太傅和你,你会不会怪为夫,会不会……离开我……”

    秦昱泓很久以前曾想过,为了不连累曲凌薇在一定时候就休了她,依照曲家的地位,自然还有许多人会想迎娶曲凌薇。但是在日积月累的相处下,每多一分一秒,秦昱泓就越放不开曲凌薇,一边害怕连累她,一边却又担心她离去,两种情绪煎熬着,让秦昱泓痛苦不安。

    幕云幽早就想着究竟如何才能委婉告诉秦昱泓,自己爹爹已经不再是拥护太子之人,看着秦昱泓眸子中的纠结痛苦,心知秦昱泓已经爱上曲凌薇,无法自拔。强迫秦昱泓直视自己,在他的薄唇上印下一个缠绵悱恻的吻,“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一刹那,秦昱泓本暗沉着的眸子瞬间星星点点亮起来,一种难以磨灭的激动和快乐涌上心头,秦昱泓不知道能说什幺,只能用一个又一个的吻来回应自己的心。

    缠绵悱恻过后还是要说正事的,幕云幽严肃着脸:“相公,又一日我不小心偷听到爹爹和几个大臣议事,说是太子暴虐,若是为君定然天下百姓受苦,打算扶持三皇子上位。”

    “三皇子?”秦昱泓并未听尊师谈起过,但是马上就明白了,“三皇子确实是个善心之辈,既然我也已经搜集不少罪证可以扳倒太子,但是尚需不少准备,或许和恩师商讨不失为一个办法。”

    幕云幽虽然担忧,但是仍相信自家相公,握紧他的手表明着自己的心意,无论何时自己都会站在他那边,静静陪伴着他,守候着他。秦昱泓凝视着娇妻美艳的容貌,早年只觉得这是个爱的放肆的女孩,现在才发觉,曲凌薇的爱情是那扑向烈火的飞蛾,狂热而心甘情愿。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PO18  .po18.de

08禁欲状元郎V.S太傅千金(h鸳鸯浴)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