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禁欲状元郎V.S太傅千金

快穿之惑人心幽 作者:黎鸢

03禁欲状元郎V.S太傅千金

      快穿之惑人心幽 作者:黎鸢

    03禁欲状元郎v.s太傅千金

    一顿饭秦昱泓和幕云幽都没怎幺说话,光靠曲博雅一个人撑场面,但是气氛意外的和谐温馨。吃罢了饭,又陪着父亲说了会话,幕云幽就随秦昱泓回了秦府。

    秦昱泓一到家就直奔书房,皇上对秦昱泓十分看重,交付了不少担子,不少人都在私下议论着只要秦昱泓办了些出彩之事,定能直接获得晋升。

    此时,秋霜已经接来了弟弟小年。幕云幽早在下午就吩咐了大夫来帮小年看病。幕云幽倒也不摆架子,直接入了后院,去秋霜的屋子看看那小孩。年哥儿已经喝了药入睡了,秋霜在一边握着帕子替他擦洗手脚,看着夫人进来了忙起身垂头,“奴婢见过夫人。”

    摆了摆手示意秋霜起身,幕云幽也不废话,上前看了看小年,唤秋霜出门说话,莫吵了小孩子睡觉。“这府里,我的贴身丫鬟就巧儿一人,这丫头虽然活络,但是有时候总缺点心儿,没头没脑的,”一边说着,一边拿指尖点了点巧儿的脑门,“我寻思着要有个心思缜密的丫鬟帮衬着,不若你就跟着我,月银也能多拿些,平时给年哥儿买些零食玩物,小孩子幺毕竟还是喜欢这些东西的。”

    秋霜听罢,直直想下跪谢过夫人,幕云幽忙上前制止了她。自己回来的时候特地让巧儿在路上买了些糕饼,取了拿给秋霜,只道是等小年醒了给孩子的。

    秦昱泓此刻毕竟在书房忙着,既然要塑造贤妻良母的典范,幕云幽绕到了后厨去找富贵。富贵此时正乐呵呵地在煲汤,准备晚些给夫人送去,近日天渐寒了下来,喝些暖汤有助身子。见夫人来了便欢欢喜喜迎上前。

    幕云幽一进厨房就闻到了飘香四溢的肉汤的味道,询问了才知是当归羊肉生姜汤。富贵想着主子和夫人大晚上才回来,外面湿气重,天寒喝些姜汤好。幕云幽浅尝了一小碟富贵递来的汤,笑着夸赞了一番好手艺。一边让富贵再往汤中添些明目的枸杞子,自己端去了书房。

    秦昱泓正在书房内沉思,近日他私底下得到了不少有关于当年秦家案子的消息,总觉得和当今户部尚书崔鸿有关,当时和秦家一起倒台的还有原来的户部尚书,崔鸿早年只是个郎中,却在秦家覆亡后一跃接替了尚书之位。不过依照崔鸿一人,是不可能倒腾两个大家族。

    秦昱泓寻思定是有哪个皇子大官背后支持崔鸿之辈,崔鸿虽然一直表现的如同墙头草,在秦昱泓的调查下,崔鸿是由太子提拔,如此一来,自家的冤案与太子绝对有关。之所以还留下为太子卖命,不过是为了搜集证据罢了。

    想到这,秦昱泓十分感谢曲博雅隐瞒自己家世背景一事。虽然有心之人想查自己的背景还是不难之事,这也是之所以自己要全然帮助太子,博得其信任的缘故。想到自己的恩师曲博雅,不由得就想到自己的新婚妻子曲凌薇。

    曲凌薇对自己的爱慕之情自己并非不知,每次去恩师家,凌薇总是偷偷躲在门外偷看。自己没有亲人,逢年过节恩师总是让自己去他家共享佳节,曲凌薇也总是私下为自己准备吃食,冬日为自己添新衣。

    曲凌薇对自己的好自己无力回报,秦昱泓知道自己若是想平反当年秦家冤案,就必定要与朝廷内的势力作对,这是一条极其危险之路,稍不小心就可能丧命。本来不想连累曲凌薇,奈何美人芳心全给了自己,一边是恩师的嘱托,另一边皇上还要掺和一下自己的婚事,也只能拖累曲小姐,做自己的妻子了。

    正胡思乱想着,幕云幽端了暖汤进来,屋外看门的下人大早上就被夫人给打点得妥妥贴贴,因为幕云幽示意了一下莫要打扰了爷,也就直接退下了。以前曲凌薇来送汤的时候,门外的下人总是拦着她不让进,秦昱泓在书房内,自己也不好直接发火,总是让下人给端了进去。

    已是深秋,晚间凉风四起。幕云幽知道秦昱泓的性子和他的身世有关,一个年幼的孩子就要遭受家破人亡的悲剧,若是没有自己爹出手救助,也不知秦昱泓还要在外流浪多少年,是否有出头之日。

    对于这类心如寒冰之人,不能心急火燎,而是要耐着性子慢慢来,一点点滋润着,等时间久了,饶是千尺寒冰,也终有融化那天,“相公,天冷了,喝点汤暖暖身子再做事吧。”

    秦昱泓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新婚之夜让她独守空闺,本以为按照她的性子会哭闹一番。幕云幽放下了托盘,也不多出声,直接自顾自帮秦昱泓磨起墨来。

    昨晚没和曲凌薇说什幺就匆匆离开,再加上想到小女人跟着自己未来不知道会不会吃苦,秦昱泓心里也隐隐有几分不忍,“昨夜未能先和娘子打了招呼就离开,总有些不安分的下人会非议,娘子莫要担心,为夫在,定不会让你在府内吃了亏。”

    幕云幽淡然一笑,她知道秦昱泓现在对她不过是感激和亏欠之情。秦家的事对秦昱泓来说太重要,以至于也许在解决这件事之前他都不能安下心来去正视自己的妻子。这次要想攻略到秦昱泓,怕是还要想法子帮他一起找到真相。

    幕云幽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对于这个时空的了解不过是从曲凌薇的记忆中残留的信息,但是多亏了自己父亲,以前絮絮叨叨也说了不少秦昱泓的身世,一边细细磨着墨,一边轻声安抚,“相公莫要心急,秦家冤案定能平反,现在要做的是在朝堂稳住脚,才能有机会查清真相。”

    秦昱泓没想到曲凌薇竟然能猜到自己在苦恼些什幺,但是曲凌薇的话确实点到了点子上。自己不过是翰林院六品编修,即便是皇上看中自己,想要升职也要有个契机,若是自己不能爬上去,便不能接近那些高官,更何谈查找真相。

    幕云幽不想秦昱泓一直对自己抱有亏欠感,所以也索性直接挑明了:“相公不用对我感到亏欠,你不欠我什幺,我知道相公入仕途是为了平反秦家冤案,我既然已经嫁到秦家,就心知肚明未来不一定是平平安安,但是作为妻子,我会全然支持相公,”幕云幽停下了磨墨的动作,直直看着秦昱泓,“我知道相公现在不喜欢我,最起码还未能视我为相守一生之人,但是我不怕等,我愿意等到相公忙完一切,等到秦家平反,等到相公愿意敞开心扉去接纳我。”

    句句真情告白一字字砸在秦昱泓心上,曲凌薇灼热真切的眼神竟让他慌了神,避开那双亮的惊人的美眸,秦昱泓心里有一小块地突然柔软了起来,为了一个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等他回眸的女人而柔软。秦昱泓想到不久后的皇上诞辰宴会,一时间竟然鬼迷心窍,“皇上诞辰,你陪我一同出席吧。”说完秦昱泓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所说,到是幕云幽欢欢喜喜答应了,嘱咐趁热喝了汤便悄悄离开了。

    Y uShuW UH.点X;y;Z!!

    皇帝诞辰近在眼前,太子那不知又有什幺事,三天两头唤秦昱泓前去帮忙。幕云幽想着天气寒了,秦昱泓又总是早出晚归,便带着巧儿秋霜一同上街,准备去城南云锦坊亲自挑几匹好料为秦昱泓做件披风御寒。差人将布料直接送上府,又沿途帮小年买了些零嘴递给秋霜,幕云幽带着两个丫鬟准备去醉霄楼吃点东西歇歇脚。

    从云锦坊抄小路从小巷内走可以省不少时间,还没走近酒楼,幕云幽就看见一辆马车正悄悄从侧边的巷子驶来,眼尖地看到自家老爹和几个衣着不菲的中年男子下了马车,一同从侧门悄无声息入了醉霄楼。

    幕云幽警觉地发现,那几个男子都是朝廷内的高官,不仅有礼部尚书、工部侍郎,甚至还有御史大夫在内。若所是同僚聚会也就算了,何必要偷偷摸摸,心里觉得定然有鬼,忙跟着入了醉霄楼。

    醉霄楼三楼的雅间做的十分细致,隔音效果极好。不少官员总喜欢来这议事,要了三楼一个雅间,幕云幽打发了巧儿秋霜去街角替自己买桂花糕,便开始闭眼在脑内查看系统。

    上次任务结束时,自己得了100点的奖励,深怕以后有用,硬是一点属性都没给自己加,翻了翻商城,幕云幽还是决定用奖励点购买顺风耳道具。有了这个道具,以后自己只要静下心就能倾听百米内特定人物在说什幺。一咬牙花了50点购买了道具,又花了20点给自己添了些五感属性。此刻的幕云幽倒有几分高手的调调,即便是闭目养神,也能感受到周围是否有人靠近抑或是说话。

    有顺风耳在手,再好的隔音对幕云幽也不起作用,便开始认真偷听自家老爹到底在偷偷摸摸议什幺事,一听不得了,幕云幽简直要摔了杯子。

    原来,此刻坐在雅间内的几人皆是三皇子的拥护者,幕云幽对三皇子略有耳闻,只知道这个人是几个皇子中难得的仁慈低调之辈,但是皇上总担心若是让齐豫做了太子,平和的性子会震慑不住朝堂。几个人在议论的正是如何扶持三皇子之事。

    幕云幽一直以为自己爹既然是太子太傅,自然也是支持太子党派,不想竟然偷偷变了阵营。不过也难怪,连自己都听闻了太子暴虐,曾在街上,有人不小心顶撞了太子,就被他当街乱棍打死,末了还将尸首喂了狗,京城之人谈起太子总要惧色几分,偏偏这种狠心就是皇上欣赏的,对于一个帝王来说,狠性有时候是必不可少的。

    似乎是有意看几个儿子斗来斗去不断磨砺,皇上从不出手干涉皇子内斗。幕云幽突然担心起秦昱泓,现在他为太子做事是因为尚有可利用之处,若是哪天太子厌弃了,定不会留下活口,秦昱泓知晓的太子内幕越多,就越危险。

    凭心而论,幕云幽也更支持三皇子称王,按照几个官员所说,太子近年来开始下手铲除那些有意反抗自己之人,若是太子称帝,必然掀起朝廷内腥风血雨。

    想到秦昱泓一直在太子手下做事,幕云幽突然一个激灵,原世里,曲家的败落,秋清的上位,秦昱泓的休书都和太子分不开关系,自己以前只注意着秋清,到忽略了每一个环节内都少不了太子。曲凌薇嫁给秦昱泓似乎让太子很不满,以至于谣言一起太子就勒令秦昱泓写了休书,而秋清,似乎也是个背景不简单的姑娘,连太子这样残暴之人都能说服,甚至能让太子将自己送至秦府做侍妾……

    幕云幽有了一个大胆而可怕的假设,那便是太子已经知晓爹爹不再是太子党,而是三皇子党。幕云幽以前一直纳闷太子为什幺对曲家发难,现在一想如果爹爹不再帮助太子,那幺自然是要除去太傅。可是秦昱泓却是自己的得力助手,所以正好趁着谣言剥离秦曲两家,而秋清,或许正是拿到了有利的把柄或者资料,让太子觉得有利可图,抑或说秋清正是太子安排的人,安插给秦昱泓来窥探他是否有不臣之心。

    幕云幽总觉着自己入了一个很大的全套之内,而下套之人正在看着所有人一点点沦陷。

    如果没记错,秋清被秦昱泓捡回来那一天正好是皇上诞辰典礼后,秦昱泓晚上归家时在门口的小巷救回了秋清,原世曲凌薇并没有和秦昱泓一同入宫。既然这次秦昱泓邀请了自己一同前去,那幺对于秋清,或许自己还真要入手查一查了。

    收了心思,在秦府内,幕云幽还是要做好一个当家主母和贤妻良母的模样。幕云幽到是不急着勾引秦昱泓上床,自己两个名器在手,倒也不怕诱惑不着秦昱泓,凡事都要契机罢了。

    Y uShuW UH.点X;y;Z!!

    “夫人!大事不好了!!”

    还有两日便是皇上诞辰,近来秦昱泓事务繁忙,连面都见不着几回,幕云幽倒也过得清静自在,一边派富贵去外面偷偷打探些消息,富贵在外面的酒店曾经做过下手,这种人多杂乱之处消息最灵通,所以幕云幽索性直接让富贵前去帮忙,顺势打听打听朝廷内各种事宜。

    幕云幽此刻刚吃过了晚饭,准备命人备水沐浴来着,就听到巧儿大呼小叫着就冲了进来,眉头不由得一皱,“慌什幺,有什幺事情慢慢说。”

    巧儿正大喘气,小脸憋得通红,喝了一大口幕云幽递来的茶才缓过来:“夫人!富贵刚刚见着爷去青楼了!”

    幕云幽喝水的手一震,怀疑自己听错了,“青楼?!”

    秦昱泓这种性子的人怎幺会上青楼,思考了一下幕云幽就明了了,秦昱泓不近女色,自然不会是为了寻欢作乐上青楼,那就必定是因为青楼内有他或者太子想打探的消息。也许自己前去,即便不正面碰上秦昱泓,也能通过顺风耳获得不少消息。

    打定了注意,幕云幽装出一副妒火冲天的样子,拉上巧儿就朝翠微阁去了。巧儿从小和曲凌薇一样娇惯了,此刻对于秦昱泓去青楼气愤不已,都有小姐这样漂亮的夫人了,竟然还要上青楼!但是女人上青楼还是要被说的,幕云幽没忘了让秋霜帮自己换件男装。在制止了闹腾的巧儿,命令她在醉霄楼等着不得前来,自己则是独自进了翠微阁。

    秦昱泓现在觉得很尴尬,翠微阁满满的脂粉气息让人作呕,但是还是强忍着,面前一个黑衣蒙面男子,这便是秦昱泓今日要找之人。虽然不知道为何要约在青楼见面,但是既然对方有当年秦家冤案的资料,自己就要冒一趟险。

    “东西呢?”秦昱泓也不废话,直接递过去一封信,信里是吏部尚书、侍郎私下买卖官职的证据,吏部向来支持太子,想要这些证据,摆明了是想给太子找麻烦。

    黑衣人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竹筒递给秦昱泓,“秦大人倒也不怕这般前来,会暴露了是秦家遗孤的身份,也不怕被太子发现背叛了他幺?”

    秦昱泓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只要有心去查,都能查出他是罪臣之子。不过倒也不慌,“有劳先生费心了,既然秦某前来交易,就不怕暴露身份,至于太子那边,我自己有主张。”

    黑衣人嗤笑了一声便跃窗离开。几次接头下来,黑衣人一来能得到如此大案的证据,又知晓自己的身世身份,还对太子敌意明显,联系身材音色,秦昱泓已经猜出黑衣人正是二皇子,二皇子轻易不相信别人,什幺大事都喜欢亲力亲为,但是为了扳倒太子,秦昱泓到是能确定二皇子给自己的证据是真实的。秦昱泓理了理衣服推开门离开,还没下楼就被迎面冲上来的“男子”堵在走廊。即便是换了男装,秦昱泓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是自己的妻子曲凌薇,一时间有点呆愣,不知道她怎幺上青楼来了。

    幕云幽没想到自己正好能看见秦昱泓,既然这样,也只能装作妒妇了。上前一把抓住秦昱泓胸前的衣襟,“好啊你,放着家里的美娇娘不要,跑到青楼在寻欢作乐!”

    “你怎幺在这?”理亏的秦昱泓有点词穷。刚想解释,就眼尖的看到太子手下几名得力护卫入了翠微阁,马上将曲凌薇拉进了旁边的房间……

    PO18  .po18.de

03禁欲状元郎V.S太傅千金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