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爷在六零_分节阅读_95

万岁爷在六零 作者:空煜锦

万岁爷在六零_分节阅读_95

      万岁爷在六零 作者:空煜锦

    二崽子整天打架斗殴。

    三崽子整天拿个棍子装瞎走街串巷。

    四崽子整天涂脂抹粉娘们儿唧唧。

    狐狸精内心很崩溃,我特么反悔来不来得及????

    隔壁刚退伍的大佬暗搓搓凑过来:专业带娃,全年无休,包您满意,不考虑一下?

    第29章第二十九章

    薛云白掉进锅里的瞬间他也从梦里惊醒,只是还未睁眼就听砰得一声巨响有个东西砸他脑门上了。薛云白脑门一阵剧痛,鼻子也疼,眼睛还被什么东西糊得睁不开眼,要命得是身上湿哒哒得难受极了,活像被人扔水里又捞上来揍了一顿是的,他抬手想将脸上的东西拿下来,可惜胳膊短够了两下没够着,他鼻子一酸张嘴便哇哇得哭了起来。

    “狗子!”张绣自然听见了砰得一声,吓得她赶紧伸手去摸薛云白,不料手却摸上一个热乎乎得东西,鼻端隐隐还有香气?

    薛云白哭得上气不接下去,想去抓脸上得东西却是已经掉下去了,张绣嘴里一边哄着他,一边一脚将薛长岭踹了起来,“点灯去。”

    “怎么了?怎么了?”薛长岭爬起来手忙脚乱的去点油灯,“咋回事?”

    张绣小声得哄着薛云白,然后伸手去摸他得脸,“狗子乖啊,不哭啊。”

    油灯点亮,张绣先看了眼薛云白接着惊叫,“呀,血,狗子流血了。”再看她得手上也黏黏腻腻得一片,除了一点点血迹其他得也不知道是啥。

    外面谢兰英也听见狗子哭声了,当即在外面喊道,“狗子咋了?开门!”

    张绣哭着道,“娘,狗子流血了。”她目光一顿,突然瞪大眼睛,“老天爷啊,哪里来得老母鸡啊。”在看儿子身上也黏黏腻腻似乎是鸡汤这会儿还散发着鸡汤得香味。

    这是咋回事?她儿子咋睡觉睡着被老母鸡砸一脑袋?她抬头看了眼黑漆漆的房顶,也没漏啊,那是哪来的老母鸡?

    正哭得带劲儿得薛云白哭声一滞,老母鸡?

    难道是梦里锅里得那只?

    那就是说刚才砸了他得是那只炖得半熟得老母鸡?

    谢兰英已经进来,快步倒了炕前,看清薛云白脸上的血迹喊了一声,“俺滴娘来。”脚下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恋耽美

万岁爷在六零_分节阅读_95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