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终于求婚成功了(剧终)

爱你请别欺负我 作者:南方有鸟

148终于求婚成功了(剧终)

      爱你请别欺负我 作者:南方有鸟

    “什么什么?”

    安森道:

    “什么清宫手术?华子,你的孩子——你是说,你和一默的孩子吗?什么意思?什么时候的事?河,华子在说什么啊?”

    “栽赃!”

    林小河正色道:

    “绝对的栽赃!谁跟你说的?你在说什么?我都听不懂啊!”

    “好!好定力啊!”

    华诤点头道:

    “安森,你这媳妇,是改写历史的人物啊!人家嫁给你,真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了!林小河,这事,钱韵锋亲口说到我耳朵里装着的。连付一默都承认了。你还想抵赖?!”

    林小河恨恨道:

    “就知道钱韵锋留不得!留了活口,后患无穷啊!古龙说‘只有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果然···”

    安森急插入话来:

    “小河,华子说的是真的?你真带一默去做清宫手术了?当年,一默是为这个,才和华子分的手?可是,这也说不通啊?这个,和分手有什么关系?”

    林小河摆手道:

    “你就别打岔了!华诤,安森什么都不知道,你留他一条命吧,啊?看在孩子份上?孩子不能一生下来,就没爹啊!”

    华诤笑道:

    “别贫了!快把我想辙啦!一默要怎么样,才能答应我的求婚啦?”

    林小河喝口水道:

    “求婚就求婚呗!有什么难处?”

    华诤道:

    “她不是不答应吗?”

    “不答应,就择日择时,再求!一哭二闹三上吊不会吗?”

    华诤苦笑道:

    “都求了无数次了啊。这女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牙关紧、脖子硬,怎么样也松口、不点头。我要不是走投无路,我能来麻烦安太太您的大驾吗?”

    安森听了好友的诉苦,沉吟一下,道:

    “华子,我觉得你有点太急——那什么?”

    林小河帮他说完道:

    “急功近利”

    安森道:

    “对,就这词儿!你太急功近利了。你要冷静一点,退一步,想一想,一默,她的需求在哪。满足她的需求,她就会听你的了。”

    华诤深以为然,道:

    “对,哥们儿,有道理!”

    林小河对他们这种自以为是的直男思维,表示不敢苟同,摇头道:

    “切~~啥‘道理’啊?别跟那儿自我陶醉了!对付付一默这样的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一个。”

    俩男人异口同声道:

    “什么?”

    林小河喝口饮料道:

    “就拿她喜欢的人威胁她就行了。”(安太太,好狠啊!)

    华诤追问道:

    “那付一默喜欢的人是谁?”

    林小河看华诤的眼神,满是惊疑:

    “你不知道她喜欢的人是谁?”

    华诤试探道:

    “她爸妈?他们不会配合我演‘苦肉计’吧?就算老人家肯,我怎么张嘴啊?对叔叔阿姨,我只能巴结奉承挣表现不是?再说,那也太绕了吧?一默主意大着呢,未必听——”

    “你可拉倒吧!”

    林小河实在听不下去,忙止住他再冒傻气:

    “难怪你求那么多次婚,都求不成功!付一默!她最喜欢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还‘叔叔阿姨’?——我要是一默,非得被你气死!老公,有空带你朋友去看看脑科啊。”

    林小河边说边扶额头,夸张地作头疼状。

    华诤狐疑道:

    “你是说我啊?你说一默‘最喜欢的人’是我?安太太,不瞒您说,我跟一默求婚——我以前以死相逼,都没成功过啊。我觉得,你太高看我了。”

    林小河摇头道:

    “你一定没用对方法。以死相逼?她以为他跟她闹着玩的吧?做戏做全套。使使苦肉计,动动真格的。一定有效。付一默,她紧张你,紧张得要命。你掉根头发,她都要心疼半天的。只要你拿出点干货,她一定会答应的。”

    华诤亮着眼睛道:

    “你是说,她会答应我的求婚?”

    林小河喝了口安森给她换的饮料,道:

    “对你,她会答应所有事。”

    付一默在办公桌前对着电脑做片子,听到林小河的来电。她眼睛还对着屏幕,接起来:

    “小河?”

    林小河着急忙慌的声音传过来:

    “一默,你不管听到我说什么,都要镇定。”

    林小河为人,常常大惊小怪。付一默微笑道:

    “你说,我定着呢。”

    林小河道:

    “华诤他,他出事了。在医院。”

    付一默僵一僵:

    “什么事?哪家医院?”

    林小河道:

    “今天他来找安森的时候,下楼梯踩了块香蕉皮,摔了一跤,头先着地。就昏过去了。叫了救护车,现在在病房里。还没醒过来,医生说,情况很不乐观。”

    付一默举着电话往外走,浑身发着抖:

    “医生具体怎么说?什么叫‘很不乐观’?为什么还没醒过来?什么时候的事?他早上的时候还好好的。”

    林小河听好友声气大变,思量着还是不要玩得太过火了。便道:

    “你过来看看嘛。也许他听到你的声音,就会醒来呢。可能医生胡说的,你别着急······”

    林小河挂上电话,一直绷紧的脸裂开了笑容。

    华诤道:

    “她怎么说?”

    林小河笑着道:

    “她肯定说她马上来啊。唉哟,可把我憋坏了。哈哈哈哈”

    华诤道:

    “你快打电话,叫她来的路上注意安全”

    林小河歪屁股坐在一旁椅子里,接过安林递来的橘子塞嘴里,摇头道:

    “唉,我不打了,怕说多了会露馅。唉哟,你快躺下啦。你这样一直站着,不防她走进来,就穿帮了。”

    安森道:

    “还没那么快。唉,一会一默来了,我们要怎么说?”

    林小河咬着橘瓣,咽着汁水道:

    “你就不用说了。你站在一边看我表演,就行了。”

    华诤竖大拇指道:

    “要说安太这演技,果然出神入化!可是,‘踩香蕉皮’这种桥段,你怎么想得出来?像我这么大个人,至少要说‘车祸’才有说服力吧?”

    林小河道:

    “天哪,要说车祸的话,动静太大了,交警、肇事方···之类的,场子不能辅大了——你家女王那么精明,一眼就看得穿。她又没见过人家踩香蕉皮踩到住院的人是什么样,兴许就信了呢?唉哟,快躺下啦。好好琢磨一会要怎么弄啦。”

    几个人说了一会话,就听得有小护士推开门,在门缝外道:

    “来了!来了!”

    付一默冲进病房,躺在床上的男人头头上缠着一圈白绷带、身上挂着心电仪的长线,心电图示波器在旁边的桌子亮着几条波纹······女人冲过去,盯着男人、拉着他的手,背对着林小河,道:

    “医生怎么说?”

    “说是脑震荡,情况不太乐观。一默,医生说,不知道怎么时候能醒来。也许,三五七年,都说不定。”

    付一默抓着华诤的手,慢慢梭坐在地上。

    林小河听“砰”地一声,吓一跳,随即忙拦着好友,不让她再把头往床栏上撞。没想到付一默拼命挣脱了她的束缚,一直不停地用额头“砰、砰、砰”去撞冷硬的金属床栏。

    安森被付一默的疯狂吓到,呆了呆,才忙用去挡住床栏,让她的额头撞在他手背上。

    床上,华诤已经睁眼,惊惧地作势要坐起来。林小河示意安森抱住付一默,又朝华诤摇摇头,大声道:

    “一默!一默,你听我说!别这样,医生还没有下诊断,你这是干什么?快别这样!一默,你不是最冷静的吗?你这样,人家还以为,你老公真怎么了,是不是?不吉利。快别撞了!你看,你老公不全须全眼儿在这儿吗?”

    付一默被安森的手挡住,心里不痛快。满脸是泪道:

    “你去叫医生来,去叫。我亲自问医生,你说的,我不信,去叫医生来!”

    林小河道:

    “唉呀,医生在做手术啊。等会才来。别着急,急不在这一时半会。”

    林小河顿顿,又想起来道:

    “也许,你跟他说点他爱听的,他兴许就醒了呢?你知道,他最稀罕你了。也许,你平时太苛责他,人家的要求,你又不答应,他气极了,才不想醒来呢。”

    安森见林小河朝自己眨眼,便道:

    “是啊,一默,华诤就想——”

    安森说打住,林小河翻翻白眼,道:

    “一默,你再想想,华诤有没有什么心愿、什么要求,是你一直没满足人家的?也许你答应了,他就醒了呢!”

    付一默爬起来,扒在华诤身上,道:

    “老公,宝贝,你放心,你好好养着。你醒不醒来,我都照顾你一辈子,端屎端尿,一辈子都照顾你。石头我会好好带他,好好教他,把他教得和你一样高高大大、出出息息的。”

    付一默见华诤的脸皮动了动,她眨眨眼,再去看,那臭猪竟连嘴都弯起来了。付一默疑惑地回头看,见安森虽还是面无表情,但林小河诡异的笑容却是毋庸置疑的了。付一默忙忙再去看华诤,他正努力绷回面部神经,却听林小河道:

    “别装了,她发现了!唉哟,演技差死了!这一会都挺不住!”

    在华诤睁开眼的那一刻,付一默慢慢站了起来。她的脸、眼还在被眼泪浸泡着。说时迟、那时快,华诤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翻身下床,跪在女人在往后撤退的脚步边,一手抱住她的小腿,一手朝安森举起来,道:

    “安子,快!拿来!”

    安森忙把戒指递到他手里,华诤忙把戒指托到付一默眼前,道:

    “别走!刚刚你说了,要照顾我和石头一辈子的。他们都听着呢。”

    付一默这才收住泪道:

    “合着,你没出事,你们都在拿我开涮是吗?华诤!还有林小河!这种事情,能开玩笑吗?!”

    华诤的眼泪已流到腮边,但还笑着道:

    “我知道错了。我错了!你原谅我。我请你原谅我。”

    见他平安无事,付一默高兴还来不及。哭笑不得道:

    “好了好了,别闹了。别跟这耍宝了,快起来了。听到没有?快起来了。”

    林小河笑道:

    “他还有事要求你,且起不来呢。”

    “什么事求——”

    付一默还没说完,就会意过来,便道:

    “一把年纪了,别玩这个了。人家都在看呢。”

    华诤道:

    “没有玩。我跟你,从来就没有要‘玩’。付一默,嫁给我,好不好?我求你嫁给我,我求求你了。”

    付一默擦擦眼道:

    “唉呀,华诤,你怎么这么执着呢?我以为我们不是说清楚的了吗?再说了,我们现在,不是过得很正常吗?我们和结婚有什么区别?你觉得,非要那一纸婚书吗?非结婚不可吗?你觉得有必——”

    “是非结婚不可!”

    华诤打断她,坚定地道:

    “就是非要那一纸婚书!”

    付一默接着说完刚刚的 话,低头看着他道:

    “咱们回家慢慢说,好吗?有必要这么执着吗?当着他们两个,这么大费周章、大张旗鼓的,你觉得有必要吗?”

    “我觉得有必要。”

    华诤道:

    “我觉得,我有必要,和我十七岁就爱上的那个女人结婚;有必要和那个最爱我、最懂我、最愿意为我付出一切的女人,结婚;有必要和那个即使我瘫痪了、即使我成植物人了,还是愿意照顾我一辈子的女人结婚;有必要和那个把我的骨肉、当成自己骨肉的女人结婚;有必要和那个让我每天都很开心、很幸福的女人结婚;有必要和那个为我打理家业、为我分担责任的女人结婚···老实说,如果和这个女人结婚,都‘没必要’的话,那我活这世上,就真没必要了。”

    付一默哭到哽咽,才道:

    “唉,你,唉——”

    华诤流着泪道:

    “宝贝,我做错了很多事,伤了你的心、让你受了很多苦。以后不会了。我以为,两个人,如果决定在一起,就不能把所有的责任,推给一个人来扛。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也为你做点事,让我们一起,过这一辈子,好不好?”

    “唉哟,付一默!”

    林小河在背后推了推好友,道:

    “人家都说成这样了,你就答应他了嘛!你怎么这么倔啊?你看看门外那帮小护士!你不答应,我随便叫一个,进来答应他了?”

    付一默抬头,见门缝外面,果然竖竖地,挤了一帮带着白帽子、正立耳睛张看热闹的小护士们。

    就连安森也道:

    “一默,就答应了嘛。”

    林小河又道:

    “瞧,连我老公这种人,都帮腔了。你就答应华诤了嘛。这么多年,我和我老公都作证:他是真的很爱、很爱你啊。”

    华诤没接话,专注看着她的眼神里,满是诚惶诚恐的期待。付一默叹口气道:

    “唉,好吧。”

    林小河惊喜道:

    “你答应了?”

    华诤瞳孔收缩了,仿佛还没从女主角说出的三个字中反应过来。付一默只得借着回答林小河的话,点头道:

    “我答应了。”

    华诤还道:

    “你答应嫁给我?”

    见他还傻呆呆地面露‘难以置信状’,付一默由不得心疼地肯定道:

    “我答应嫁给你。我答应了。快起来啦!别把膝盖跪坏了。”

148终于求婚成功了(剧终)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